‌·

爱玩的孩子把自己走丢了,13岁的男孩黄刚说:

“谁不想回家呢?可惜回不去”

来源:新快报     2017年09月29日        版次:05    作者:严蓉 李斯璐 潘芝珍

■黄刚最喜欢上体育课

■恤孤助学会志愿者和受助学生一起看明信片。

【游子寻家】

“我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没有爸爸妈妈!”黄刚才坐定,就语速极快地说出这句话。接下来的交谈中,这个13岁的男孩随时将“没有爸妈”当做后缀语,一有机会就重复一次。与他的好朋友张顺相比,黄刚更外向,更活跃,骨碌碌转动的双眸里闪动着机警。“我真不记得爷爷奶奶的地址,我们家在中山。”黄刚一口气讲完自己的经历,故作老成地叹气,“谁不想回家呢?可惜回不去。”

沉溺网游辍学“钻研”

在黄刚的记忆里,有关父母的一切——样貌、声音、年龄……就像被摁了删除键一样,消失得毫无痕迹。“我是没有爸妈的,跟别人不一样。”他很固执地说,从小到大,陪伴他的只有爷爷和奶奶,别人口中的父爱母爱,于他而言,是想象不出的感受。黄刚说不清自己是哪里人,只知道很小年纪就跟着老人到中山市郊生活。因为缺乏父母的管教,黄刚迷恋网游,读书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去“钻研”CF,也因此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哥们”。“那段时间喜欢上网吧打游戏CF,越来越少回家。”他说,爷爷奶奶怕他饿着,也给零花钱,但他们年纪大了,管不了他怎么玩。

游戏有时也会打腻,黄刚和他的“哥们”开始尝试“流浪”,“有时候去爬爬山,有时候会去远一点的地方玩。”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告诉记者,2016年10月,一帮游荡出经验的小孩子离开中山来到广州,钱花完了,朋友也一个个走散。“我饿着肚子在街上逛,然后有人送我到派出所,然后,就到这里了。”

想回家但对未来迷茫

无论进入什么话题,黄刚脸上都挂着“不在乎”的态度。“不上学没所谓,跟一帮朋友出去玩挺好的”,“摔跤了受伤了?总会好对吧”……可被记者问到“想在哪里过中秋”时,黄刚突然收起“不在乎”的神态,陷入长久的思考。将游离在窗外的眼神收回后,他怯怯地看了看记者,摇摇头。

“爷爷奶奶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黄刚说,中秋应该在家过,自己也想找到爷爷奶奶,但是不记得中山租房的具体位置,所以回不去。

对于未来,黄刚感觉很迷茫。“我很难再回到学校了,学习也赶不上。”他噘着嘴,很无助的样子,“爷爷奶奶很少管我,靠我自己,肯定管不好自己。怎么办?”

他的难题,只能在找到家人后,才有答案。

延展阅读

中秋前,1100名湛江孤贫学生拿到助学款

百名志愿者访孤贫,千余张名信片传心意。

中秋临近,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下简称“恤孤助学会”)日前组织100多名志愿者和媒体到廉江、雷州、徐闻举办第五届“中秋思亲访贫童——千名孤贫学生大慰问”活动,对湛江地区受助的其中1100名学生进行慰问和探访,提前给孩子们送去了中秋月饼、礼物,学习用品等,还发放了本学期每人500元的助学款。

据恤孤助学会常务副秘书长陈心宇介绍,自2010年起,该会陆续资助了湛江雷州、遂溪、徐闻和廉江4个地区合计12381名孤贫学生,给予每人3000元的资助,资助金额超过3700万元。今年,将新增资助廉江和雷州3000多名孤儿、事实孤儿以及贫困学生。

记者了解到,除资金资助,恤孤助学会还关注办了系列成长关怀项目和活动,包括举办三届“千名孤儿省会行”,并多次下乡回访慰问。2013-2016年,恤孤助学会连续举办四届“中秋思亲访贫童”活动,探访了15个县(区、市)3516名受助学生,让这些命运多舛的孩子在受到生活的苦难后,能够感受到社会的关爱,增强面对社会的信心。

尤其暖心的是,在本次活动前,恤孤助学会组织志愿者手写了1200多张名信片,由前往探访人员悉数交送至受助学生手中,以表达捐赠人、志愿者对受助学生的鼓励和祝福,让学生感受到“远方亲人”的浓浓情谊。

为确保资助款落实到位,恤孤助学会也藉此慰问活动,前往了解当地相关部门新学期资助款发放的情况。按照恤孤助学会与当地妇联签定的协议,明确每学期开学后,需核对受助对象的在读情况,如果在读,恤孤助学会将助学款拨付到指定的账户,由妇联落实发放。同时,协议要求受助学生在收到资助款后需向资助人写一封信,学校每学期要把该学生的成绩和表现都反馈给恤孤助学会,由恤孤助学会复印存档后再把资料寄发给捐赠人,让捐赠人了解资助款是否有落实到位以及受助学生的生活、学习情况等。

【温馨提示】

如果您是孩子的亲人,或是可以为“寻亲”提供线索的知情人,请拨打新快报“寻亲”热线电话18665089067,或儿保中心24小时值班电话020-82266873,让每一份爱心都可以凝结成中秋的月光,朗朗照耀人间最温暖的亲情!

■策划:新快报记者 张英姿 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李斯璐 潘芝珍 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毕志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