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访

足球是语文老师教的? 这不是段子,是真事儿

来源:新快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12    作者:王敌

■教不了语文的足球教练,不叫周国波。(受访者供图)

■李沛霖(右一)是周国波的得意弟子,目前已经被北京仁和俱乐部签下。(受访者供图)

■新快报记者 王敌

“你这足球是语文老师教的吧?”这句充满揶揄的话听起来全是讽刺的味道。不过,足球是语文老师教,这还真不只是个段子,而是真事儿。番禺区洛溪新城小学(简称:洛城小学)的足球教练周国波真就是一位语文老师。

从2000年到洛城小学任教,周老师当了15年的语文老师,但从2015年开始,周老师坚决要求转岗,从语文组转入体育组。从此,周老师就正式走上了足球教练之路。

1 不教语文教足球 只为心中那份热爱

周国波的家乡在梅州市五华县。梅州历来是广东的足球之乡,现中甲球队梅州客家的主场五华县人民体育场就是周国波童年时代踢球的地方。周国波说:“上小学时,我们的体育课都是在人民体育场上的,而且我们那时的体育课内容基本都是踢球。”

初中时,周国波离开了梅州,随家人搬到了广州番禺,那时还叫番禺县。同样是县城,周国波明显感觉到番禺的足球氛围远逊五华,自己一下子就显得“出类拔萃”了许多,他说:“从初中开始,我就是球队里的‘10号’球员了,一直到毕业参加工作。”周国波读的是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上了小学语文老师。按说,这是个与足球完全不相干的事业,周国波也只好把心中那份对足球的热爱先埋在心底。

位于番禺洛溪的洛城小学,校园面积不大,操场是由几块篮球场组成。很明显,如此硬件条件实在不适合推广足球运动。再加上,那些年中国足坛的“假赌黑”让国人对足球的热情冷却到了冰点,周国波想在校园里带孩子们踢足球,舆论压力和训练难度都不是一般的大。周国波说:“那些年,中国足球一直走下坡路,喜欢足球的孩子越来越少,连我儿子都是更喜欢打篮球。”

2015年夏天,国家教育部公示了校园足球推广计划,周国波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向学校校长申请转岗,要求“改行”当体育老师。校长当然会认为周国波的行为“匪夷所思”,但架不住周国波的伏乞与决绝,校长考虑再三之后终于同意周国波在新学年“转型”为体育老师。

周国波的足球梦终于迈出了一步。2015年9月开学后,周国波办起了足球兴趣班,也从学校里选拔出了第一批小队员,队员从2年级到6年级都有。周一到周五的下午4∶30~6∶30,周国波就会在校园里带队训练。

2 参加教练培训班 改变语文老师形象

对周国波来说,从语文老师一下变成体育老师,而且还是足球教练,要面对的难题的确很多。学生和家长有困惑,同事和同僚也有疑问,一个语文老师能带好足球队吗?周国波明白,想改变外界对他语文老师身份的猜忌,除了要专心带队,还必须提升自身的专业技能。

2016年7月,周国波第一次参加专业的足球教师培训。由大学生体育协会主办的“学转英超”培训班在上海举办。大多数参加培训的人都是大学和中学教师,甚至不乏专业队的教练员,周国波作为一名小学教师,想获得培训资格,难度颇大。“省教育厅推荐才有份”,周国波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到了大体协的李媛老师,成功报了名。当时广东全省中小学足球教练中,只有3人获此机会。周国波说:“我非常感激李媛老师,她简直是我的伯乐,要不是她,我可能根本没机会参加‘学转英超’。”

培训伊始,周国波诚惶诚恐,毕竟跟他一起上课的同学不少都是专业教练,至少也是专业体育教师,只有他是半路出家。“很多人听说我语文老师的身份,都很诧异。”周国波说。正因为是“半路出家”,周国波对培训班的所有内容都感到兴奋。“之前,我对很多专业术语都不甚了解,比如‘弓步’,我以前就直接说‘蹲下’,这是不精确的!不止如此,培训班对我方方面面的提高都非常大。”

除了“学转英超”,周国波还参加了“京师足球培训班”、“裁判员培训班”等等。周国波说:“一个教练,尤其是基层教练,很多东西都要懂,只有这样,才有资格给学生们当教练,更何况我还是语文老师出身。”

3 带队赴东欧交流 坦承足球文化差距

周国波把从培训班学到的知识投入到实际训练中,寓教于乐且立竿见影。周国波说:“对低年级的学生们,我主要是教他们基本功,基本的传接球、颠球,培养孩子们的球感。高年级的学生们,就会跟他们谈一点技战术方面的东西。”

对于学生的足球训练,他越来越得心应手。只是苦于一些现实问题无法解决,比如学校足球设施不足,连一个标准5人场都没有。幸亏,一群支持校园足球的家长,周末都会自费凑钱租用公共球场,洛城小学也在周国波的坚持下在篮球场旁边画出了两块小小的人造草足球场。

条件如此艰苦,周国波却在组队不到半年的情况下就率领洛城小学队获得了番禺区小学足球联赛亚军。这个亚军让外界对周国波的怀疑渐渐退去。

今年6月,周国波还以番禺区U11队的助教身份赴东欧交流。按照行程安排,球队要到斯洛伐克国脚马雷克·哈姆西克的故乡班斯卡和欧洲同年龄的球队进行比赛。相比欧洲同年龄段的小球员,番禺U11队在身材上要瘦弱很多,但身体上的差距并没有影响番禺U11队的成绩,多场比赛下来,番禺U11队胜多负少。

近距离接触欧洲足球,周国波深深地感觉中国和欧洲在足球文化上面的差距。“在班斯卡,到处都是足球场,有大的有小的,但不论大小,球场都有一块看台,旁边都有教练席,基本都是真草,孩子们只要想踢球,场地根本不是问题,而且不管什么比赛,旁边都会有记者和球探,赛事非常正规。在这样的足球环境中成长,想不出人才都难。”

4 弟子进职业梯队 校园足球才是希望

在班斯卡,周国波得到了一件哈姆西克的亲笔签名球衣。周国波表示,他很喜欢这件球衣,但他打算把这件球衣送给队中表现最好的学生,“很多队员都抢着要这件球衣,哈姆西克这几年在那不勒斯队的表现很出色,孩子们都知道他。”

周国波认为,足球不是闷头踢球、闷头训练就好,一定要了解足球相关的知识。只有了解足球的方方面面,才能真正激起对足球的兴趣。周国波说:“我会经常买《足球周刊》、《体坛周报》和《足球》报这些足球刊物,让孩子们在课余时间阅读。”

周国波也尽可能让孩子们感受职业足球。周国波是广州恒大的死忠球迷,每年的年卡都会买,当上足球教练后,还在家长的支持下多买两张恒大年卡,为的就是能够带孩子们去现场看足球。“天河体育场的氛围太好了,孩子们的热情很容易被点燃,越秀山我们也会去,但越秀山的气氛没法跟天体相比,孩子们还看不懂足球的技战术,所以他们更喜欢去天体看恒大。”不过,周国波也很欣赏富力,“我喜欢传控足球,而且富力是真正致力于青训的俱乐部,恒大不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我的队员送到富力。”

在周国波的队中,有一名6年级学生已经被职业俱乐部相中。2005年出生的李沛霖得到了北京人和的认可,人和与他签了4年的学生培训协议。明年春天,他就要到人和在重庆的青训队报到,未来四年,他的学费将全部由人和方面负责。周国波说:“我是去年初在篮球场发现李沛霖的,然后就把他拉进了足球队,他的身体素质特别好,是番禺区14岁以下的400米纪录保持者,而且他悟性也高,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在我们队里,他的表现非常出众。”

一个11岁才开始接触足球,很快就被职业梯队选中,周国波认为这也算是校园足球的成功。“中国足球的希望就是校园足球,只有学校里的足球蓬勃发展起来,中国足球才有可能腾飞。”周国波说,“只是,中国眼下的校园足球还有很多短板,比如足球专业教师稀缺,硬件条件也参差不齐,中国足球想成功,仍然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