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家个性有别,作品无品格高下之分

来源:新快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22    作者:杨福音

■杨福音(著名画家)

我曾听说,漂亮的花不香,香花不漂亮,二者得兼者,只有荷花。荷花的漂亮不在艳,而在端庄,荷花的香气不在浓,而在清淡。

艺术家亦然,做功夫的难得有才气。有才气的功夫难到家。二者得兼者,南唐之李后主,宋代之苏东坡,明代之徐渭,清代之朱耷是也。

花之色香均属天意。艺术家之才气在先天,功夫在后学。

艺术家的才气表现在对自然界的春夏秋冬、风花雪月、人情世态、山水动静有天然的独特的敏感,并善于将这种瞬间的感觉恰到好处地表达出来,引起他人的共鸣。这种与生俱来的才子气,最为重要最为难得,其所以如此,因是后天所不能获取的。

有才气的艺术家,若不能在后天的学问上做功夫,则这种才气很可能是瞬间的一闪。虽则有一时的光亮,终难持久。正如昙花之一现,美的时刻是极为短暂的。

无穷今古,无穷后世,分得中间百岁,先天后天俱足的艺术家,他最能妥善地将自己分配在这百年之中。他的才情有如白云徐徐舒展,他的学问自当千锤百炼。他着眼于足下之行,放眼在千里之遥。他“虽身处任何困境,仍须有奢侈逾王侯的气度。“(夏丏尊语)他决不会陶醉于偶尔成功的作品,也“决不可信任他人的口头赞语。”(夏丐尊语)他随时提醒自己,趁“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他要排除一切艰难,宁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确信“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即王国维所论古今之成大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之三种境界)

这种才情横溢的大家,均有王者气。故袁宏道论及徐渭,说“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灭之气”。此种大喜大悲、江海腾翻的气象,当代画家中,我们可以从石鲁身上领略一二。

王者之气,在八大山人身上,则显出一种超凡的静穆,设若亦有涌动,那是大洋之暖流,并不扬波。

因艺术家个性之差异,或阳刚,或阴柔,或豪迈,或冷隽,或缠绵。反映在作品上,并无品格高下之分,故苏东坡也好,李清照也好,均为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