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闻

来源:新快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23    作者:邱治

据元人夏文彦的《图绘宝鉴》记载,当时(宋代)有名可考的民间画工就多达800余人,如此庞大的一个书画创作群体,自然成为当时书画市场的最大卖家。宫廷画院的画师们鉴于其御用身份,卖画自然不是其营生之道,宋代的宫廷画师在徽宗时已被纳入到国家政府机构,成为“士”的一个特殊组成部分。士大夫们虽然时有“墨戏”,但却耻于卖画。据史料记载,北宋时汴京城里的画家刘宗道,擅画“照盆孩儿”,每每创作新稿必同时画出几百张一次兜售,以防别人伪造。专画楼台建筑的赵楼台、工于婴儿题材的杜孩儿等画工在东京城卖画也都享有盛名。诸多史料证实,宋代的艺术市场存在一个有规模的、以民间画工为主体的、集创作与出售为一身的参与群体。

——《收藏杂志》

■本版文字:邱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