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瑞明:教育情怀最重要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2月15日        版次:A07    作者:崔文灿

王瑞明教学生不仅授之以鱼,还授之以渔

学生眼中“最完美”的“小明老师”,年年课程测评90多分

“顶天”理论创新,“立地”经世致用,研究多次获奖

羊城晚报记者 崔文灿

翻看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王瑞明的个人简历,你会惊异于他的晋升速度之快:2006年博士毕业留校任教,次年12月就晋升为副教授,2011年成为教授。根据当年职称评审的规定,从讲师到副教授至少需要一年时间,再往上评为教授,至少要四年。“步步高升”的背后,是王瑞明1800多个日日夜夜的5000多节教学任务,十余项国家级、省级科研项目,百余篇期刊论文的辛勤付出和饱蘸教育情怀的拳拳之心。

【人物简介】

王瑞明,山东胶州人,1979年出生,广东省青年文化英才。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长助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教育部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十四届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获得者,广东省高校首批优秀青年教师,广东省首批青年珠江学者,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心理语言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秘书长,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和美国宾州州立大学心理学系访问学者。

专业领域为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方向为学习心理与心理测评,主要关注语言认知与学习。

『像超人一样的老师』

或许因为来自孔孟故里,王瑞明从青少年时代便对教育事业有着某种执拗。孟子讲:“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在,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在他心里,只有老师,才能实现孟子所讲的“三乐”,才能像孔子那样,桃李满天下。

2006年刚参加工作时,一个学期每周要上22节课,几乎是从早上到晚,又要跑两个校区。尽管路途奔波、教学任务繁重,但王瑞明仍甘之如饴。

学校要求,每个学期末,本科生都要对老师的课程进行评分,王瑞明总是能拿到90多分的高分。他坦言,自己的课程之所以受到学生喜爱,更多的是因为自己讲究授课方法。王瑞明清楚,上课不光要调动学生的兴趣,更要“授之以渔”,交给他们学习的方法,让他们想学、会学、乐学。

王瑞明说,自己虽近不惑之年,但仍常会有一种错觉,总认为自己很年轻,每当跟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在一起,这种感觉尤为强烈,“以前有学生喊我‘小明’‘小明哥’或‘小明老师’,我总是感觉特别的幸福!每当站在讲台上,即使先前心情不好,也会马上充满激情和喜悦。”

谢久书是王瑞明2009年招的硕士生,此后又前往香港继续攻读博士,今年重回母校,开始承担部分教学任务。“王老师是我十多年中遇到的最完美的老师。”在他印象中,这个“像超人一样”的老师,常跟学生在实验室讨论问题到夜里11点多,第二天9点又会出现在实验室。

『做顶天立地的研究』

如果教学成果是衡量教师的一杆标尺,那么研究成果则是对学者能力的考量。在王瑞明眼中,选择研究问题时,要么立足国际前沿,追求理论创新,此为“顶天”;要么回应社会热点,展现应用价值,此为“立地”。因此,最好的研究方向便是能够“顶天立地”——既实现理论创新,又可经世致用。

如今,王瑞明把研究方向放在了学习心理与心理测评上。学生的学习心理,尤其是语言的学习成了他最大的研究兴趣。

在博士论文中,王瑞明还详细探讨了记叙文的阅读过程,这篇论文获得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的荣誉。留校任教后,王瑞明在这一领域笔耕不辍,对第二语言学习过程的研究获批了多个国家级项目,研究成果获得了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出版的专著《第二语言学习》入选中国心理学会组织出版的“当代心理科学文库”,并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

如果理论仅仅是理论,无法指导实践,那么理论也失去了经世致用的价值。深谙于此的王瑞明多年来致力于关注学生的认知发展、学生心理危机的实时监测与干预、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等问题,并将某些研究问题向指导实践倾斜。

早在十年前,王瑞明就根据专业知识编制了《中小学生学习技术测评问卷》,了解学生技术,有针对性地进行辅导;王瑞明还关注儿童认知发展,在广州多所幼儿园进行了幼儿科学创造力的培养实验,研发了多种幼儿玩具,出版了相应专著,目前很多幼儿园仍在借鉴和使用他的思路,开发幼儿的科学创造力;他还从事心理测评工作,为大学生和政府开发职业素质测评系统……

谭嗣同曾有言:为学莫重于尊师。2001年,王瑞明从进入华师攻读心理学硕士那天起,就师从著名心理学家莫雷教授,在其门下一拜就是五年。而莫雷对这个年轻人凸显的科研才华也记忆犹新:“他研究、写作、表达能力都很强,读硕士时已经有一定独立科研的能力了,很快就成为团队中最重要的核心力量。”读硕士期间,王瑞明和莫雷完成的研究论文就获得首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硕博期间,二人撰写的著作获得教育部中国高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

在王瑞明的博士论文后记中,他这样回忆:“正是莫老师身上所特有的那种学术精神给了我前行的力量,催我奋发,激我上进。”

『教育情怀最重要』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动山摇,举国同悲。建筑废墟之上,尚可重建高楼,心中支柱倒了,又该如何重建?

在莫雷教授的倡议下,华南师范大学成立了心理援助服务队,分批次进入灾区。王瑞明作为第五批队伍的领队,带领一行14人,于当年7月中上旬到达都江堰的服务点。

王瑞明和队员们到达灾区的第一天就投入了工作。在灾区的十几天里,全体队员每一天都活跃在社区,走家串户、访谈排查。在安置点附近的学校里,王瑞明等人设立了“校园阳光行动”心理援助工作站,为青少年学生提供全方位的心理援助服务。在总结前几批工作的基础上,王瑞明归纳出灾后心理援助的“都江堰模式”,保证了心理援助工作更规范、更有延续性。

汶川绵虒中学在地震中受灾严重。王瑞明在心理援助工作站认识了这所中学的校长马道川。

在全校师生和来自广州的心理辅导队面前,马校长面容坚毅,但在跟王瑞明说起灾后复课情形时,这位羌族汉子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流满面。看着眼前百废待兴的绵虒中学,王瑞明悄悄和队员搞了一次募捐,你200块、我500块,最后筹集了几千块钱交到马校长手上。

马校长拒绝了。这位坚强的校长不愿这样接受别人的施舍救助。怎么让他接受这笔钱?

王瑞明想了想,说:这次来灾区的活动不光是我们帮你们,你们也帮我们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实践的平台,所以将来也希望你们学校可以作为华师心理学院的实践基地。华师有个规定,建立基地是要给对方一笔启动经费;建了这个基地,将来我们的学生还能到这里实习。

马校长相信了,接受了这笔钱,让财务部门开了发票,作为华师在绵虒中学建基地的经费。然而他不知道,这是王瑞明为了顾及受捐助者的尊严而编织的善意的谎言。

后来,王瑞明根据在灾区的心理援助工作撰写了调研报告《灾后初期青少年的心理特点及心理干预策略》,被成都市政府采用。这些工作不仅让受灾群众和学生得到了帮助,还为政府的心理援助工作规范化贡献了力量。

时光荏苒。灾后两年,王瑞明跟马校长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直到绵虒中学重建,搬回汶川,马校长还邀请他去新校区看看。可惜王瑞明因工作繁忙,一直未能如愿。王瑞明说,做教师,最重要是要有教育的信仰和教育情怀。“他(马道川校长)让我了解到了一个有教育情怀的校长是什么样子的。”王瑞明说,今年他参与学校的师范教育课程改革,负责起草师范生的核心素养,“我就提出教育情怀是当教师必须具备的一个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