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唐国强都这么能讲段子!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3月18日        版次:A11    作者:龚卫锋

曹云金能说会道

刘芸(左)揭李小璐的短

王刚

李诞

唐国强令观众刮目相看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曾被网友称为“最无底线”的网综节目《吐槽大会》,经历了下架风波后,在今年年初重见天日。整改后的《吐槽大会》没了黄段子,多了正能量,但吐槽、自黑一点也不少。明星们撕开面具,以最真实的状态吐露自己的各种黑料,还顺带洗白了自己。

李湘吐槽“老公吃软饭”、“全家都很胖”、“过气主持人”等话题;去年身陷与郭德纲师徒风波的曹云金吐槽“珍藏发票”、“抄袭网络段子”、“爱穿大牌”等争议;最近播出的李小璐特辑,她更霸气回应“整容疑云”……明星亲身讲述各种江湖八卦传言,观众们看得不亦乐乎,并纷纷感叹:“原来最高级的洗白是自黑啊!”

[亮点]

曹云金讽刺郭德纲

《吐槽大会》上线八期以来,点击率最高的就是“曹云金爆笑回应发票风波”那一期,让网友不禁感叹:“会说话的人在哪里都是会说话的。”

节目中,曹云金一上场就自黑:“作为相声界的颜值担当,我希望我在‘臭不要脸’的行列上越走越远。”接着,他就开始解释去年引起争议的那份与师父郭德纲决裂的声明。关于郭德纲收学费的事,曹云金搞笑地回应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任何的承诺都不如发票靠得住。”对于被指耍大牌,他也解释道:“其实这是误传。我去剧组拍戏,说简单点就是他们不给钱,我把剧组告上了法庭。”

再有,谈到当时与郭德纲吵架,有人劝曹云金大度点,结果曹云金原句照搬了郭德纲的言论,并模仿对方的语气回应道:“我最烦这种劝我大度的人,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呀,这种人你得远离他,他遭雷劈的时候容易连累到你。”

最后,曹云金还将话题提升到“契约精神”的问题,暗指郭德纲用旧式师徒规范伤害了徒弟的利益:“比起磕过头,我更在意签过的合同;比起满嘴漂亮话,我更在意丑话说在前边。”讲完道理,曹云金又搞笑收尾:“我们所有年轻人,都应该讲契约精神。既然我签了合同,我来到这里(《吐槽大会》),他们说得再难听,我也得下了台再揍他们。”

唐国强直批高片酬

最令观众意外的是,连唐国强这种“老戏骨”也上了《吐槽大会》,而且他搞笑起来还不输年轻人。唐国强一上来,就对自己在影视剧中千年不变的“皇帝”、“大臣”形象进行了强有力的吐槽,并回应B站有人拿他的角色形象做鬼畜视频的事:“如果不是当年我演诸葛亮,今天的年轻人拿什么做鬼畜啊?”看到这里,网友们纷纷在弹幕留言:“唐老师居然知道鬼畜!”

唐国强还不忘在节目中训斥不用心演戏的青年演员:“少上那些综艺节目,多拍点戏,这样将来你大了、青春不再了,大家还能知道你。”他更义正辞严地指出现在的行业乱象:“现在是片酬、投资额越来越高,好的作品越来越少。你想想一部电视剧,百分之五十到六十的钱都让主演拿了,那配角怎么办?道具、美工、摄像,都得拿钱啊!没钱怎么办?找便宜货。这便宜无好货,这种烂片子,你说观众能不反感吗?”

如果说,每个上《吐槽大会》的明星都自带“槽点”,那么唐国强身上最大的槽点就是他为某技工学校做的广告代言了。连好友王刚都忍不住取笑他:“不是所有站在挖掘机旁边的都是变形金刚。”

李小璐自嘲网红脸

上周日,李小璐参与的那期节目上线后,节目的话题量再度达到峰值。节目中,李小璐光着脚丫坐到红沙发上,并拉来闺蜜刘芸,把“整容”、“演技差”、“网红属性”、“靠女儿甜馨炒作”等自带槽点吐了个够。

刘芸首先揭开了缠绕李小璐多年的“整容疑云”,说她在演完《都是天使惹的祸》之后就跟医院结下不解之缘:“为了保持她的青春靓丽,她总去(医院)。”刘芸还为李小璐正面回应了拿甜馨炒作的事:“Jagger(刘芸的儿子)跟甜馨同一天生日,有一年我们就约着给两个孩子一起过生日。小璐跟我说:‘我带了一帮摄影记者来,我要好好地把这个温馨的过程记录下来,刻成碟回头送给你。’我听完感动极了:小璐太有心了,太好了。结果,第二天整个互联网上全都是新闻说甜馨要跟Jagger定娃娃亲了。我说小璐啊小璐,你这么客气干嘛,来就来呗,还把狗仔队也带来了。”

李小璐上场后,刚集中回应了网友多年吐槽她的老梗——“网红脸”。李小璐霸气回应:“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啊,多少年前就是这样拍照的呀。我根本就没有学网红,我是网红鼻祖,都是她们在学我。”此话一出,网友们纷纷跑去找李小璐的博客、微博,果真在八九年前她就已经像“网红们”那样凹造型自拍了。至于整容的事,李小璐也毫不避讳:“其实每个女生都有爱美的权利,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今天有人画眼线,明天就有人开眼角;今天有人涂红嘴唇,明天就有人丰嘴唇。只要通过正常渠道保证自己的安全,我觉得就行了。追求美没有错,最重要的是心灵美。”说到演技下降的事,李小璐说:“人人都想当主角,那我就当第二好了,当第二轻轻松松,很愉快。”

[幕后]

老艺术家 不是白叫的

有分析认为,《吐槽大会》之所以走红,是因为观众希望能把对生活的理解用一种轻松搞笑的方式表达出来。而明星话题更容易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节目策划人李诞前段时间发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吐槽大会》的制作经过。他把节目定位为“脱口秀”,或者“单口喜剧”:“单口喜剧是现场的艺术。录制《吐槽大会》追求现场一气呵成,嘉宾充分熟悉稿子,每个气口、节奏都反复磨合。全部流程我们会反复核对……录制时不能停机,不喊卡,你在现场,可以当一场秀那么看,会觉得自己来看这么好笑的东西居然不用买票,值!这是我们衡量录制是否成功的一个标准。”

《吐槽大会》嘉宾们的演讲都是彩排过的,节目的呈现相当于一场群像表演,但是彩排的过程就是一次创作,并不容易。李诞说:“做这个节目之前,我们很担心中国明星的接受度、幽默感。做了这个节目之后,我们发现其实中国明星被大大低估了,可挖掘的东西太多了。”他讲述了王刚与他对稿的事,两人为了抖更多包袱、讲更多段子,磨到凌晨两点。第二天录制,王刚获得的掌声最多,他成了当天的“Talk king(口才之王)”。奖杯上写着Roast,唐国强问王刚:“这单词什么意思,吐司吗?”王刚说:“就是烤啊,煎熬啊,就像你们今天经历的一样啊。”李诞说:“我们之前没人跟他沟通过Roast是什么意思。”那天录制,给了李诞一个感觉:“老艺术家不是白叫的。”

王刚、唐国强、蔡国庆、张铁林等资深艺术家参加《吐槽大会》也给了节目组信心,他们的发挥更是让李诞心里踏实。老艺术家往往会通过自己的发言针砭时弊,达到轻松传递正能量、批判行业不良风气的效果。

《吐槽大会》脱胎于美国老牌脱口秀《喜剧中心吐槽大会》,曾被吐槽的有贾斯汀·比伯、詹姆斯·弗兰科等大牌明星,他们的吐槽更猛,更加口无遮拦。节目移植到中国后,许多明星的观念也在转变,纷纷主动请缨加入。“希望能有更多明星愿意放松一点,来上我们的节目。”李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