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中考,她因黑户难报考 几经周折,众人终帮她落户

遗憾的是,落户前一天报考系统关闭;幸运的是,她还有机会被补录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6月07日        版次:A03    作者:张洋

梁媛(化名)与哥哥在商量如何填志愿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张洋

中考即将来临,广州市从化区17岁女孩梁媛(化名)的中考命运却前途未卜。

跟其他同学一样,梁媛此前在报考志愿拟稿表上,小心翼翼写下了自己心仪的公办高中。但是,作为“黑户”的她,其实并没有资格报考广州市公办高中,她的志愿能实现吗?

广州市、从化区两级妇联、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门,联合协作,与时间赛跑,不让一名优秀的“黑户”女孩与升学机会失之交臂。

升学受阻

只因是“黑户”

“你的户口要赶紧落实了,不然可能上不了公办高中。”今年新学期伊始,班主任叮嘱梁媛,因为马上就要中考了。

在过去的17年里,梁媛这个人是“不存在”的,俗称“黑户”。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17岁的她从未踏出过从化区的地界,因为无论买汽车票还是火车票,都需要身份证。也因为是“黑户”,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每到新学期开学,她都需要去找村支书开一张身份证明,才能上学。

沦为“黑户”,是因为她的生父梁活清与生母徐寨红并无婚姻关系。早年,徐寨红与已结婚生子的梁活清同居后,生下梁媛。根据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父母没有结婚证就无法为孩子上户口。

更不幸的是,父亲在梁媛3岁的时候就病逝了,母亲徐寨红也因家中老母重病,辞掉工作回到英德老家,在家专职照顾母亲。小梁媛则留在同父异母的哥哥梁庆东身边,跟生父的原配梁金玲一起生活。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梁媛上学虽有点小“麻烦”,但仍能正常读书,成绩也一直很好。

但如今,她即将初中毕业,如果没有广州市户籍,就意味着没有资格报考公办高中。虽说仍可以报考民办高中和职业中学,但动辄几万元的学费和赞助费,对于仅靠哥哥每月4000多元工资过活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巨大的负担。

梁媛继续求学的道路似乎正在被切断。

“要是她成绩差考不上也就算了。”徐寨红带着哭腔说,“但因为我们的问题耽误了她的前途,就太对不起孩子了。”事实上,梁媛的成绩一直不错,近几次的模考都在600分以上,而这个分数足以考上从化区的重点中学。

峰回路转

帮她变更监护人

班主任提醒后,梁媛有点慌了,“不能报考公办高中就考不了大学,不能考大学就实现不了我当医生救死扶伤的理想!”回到家后,她向母亲哭诉,央求母亲尽快帮她上户口。

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徐寨红找到村妇联寻求帮助,村妇联了解情况后,上报给从化区妇联。从化区妇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她们接到报告后,就立即派人四处联络,寻求解决办法。“无论怎样,都不能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

根据2016年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非婚生育的无户口人员,可以凭《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结婚证或者非婚生育说明,申请办理常住户口登记。申请随父落户的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需一并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

因为父亲早已去世,无法做亲子鉴定,所以按照《意见》规定,梁媛只能随母亲落户。但如果随母亲落户,梁媛即变成了英德市人,按照广州市中考政策,她依旧无法报考省、市属公办普通高中和区属公办普通高中,只能填报民办高中和职业学校。

从化区妇联相关负责人说:“考虑到梁媛一直在从化上学,突然转回英德,母亲又没有能力照顾,这个方案被否定了。”在大家一筹莫展时,从化区法院支招说,针对徐寨红已没有能力抚养梁媛的情况,可以通过申请更变梁媛的监护人,改为由哥哥抚养。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父母没有监护能力,兄长可以承担监护责任,如此一来,梁媛就可以落户到哥哥的名下,拥有广州市户籍,从而顺利获得报考公办高中的资格。

再陷僵局

兄妹关系难确定

“一家人都喜出望外”,徐寨红说,她立即到从化区人民法院提交变更监护人申请,法院即刻立案,此时距离报考资格审核截止时间5月31日,还有两个月时间。

按照法律规定,想要变更哥哥为监护人,则需要证明梁庆东与梁媛的兄妹关系,但由于他俩是同父异母兄妹,父亲又不在世,直接做DNA鉴定无法确认兄妹关系,事情又陷入僵局。

鉴定机构提出,可以尝试隔代鉴定,即梁媛与奶奶做DNA鉴定,证明祖孙关系,即可证明兄妹关系。但这时候,奶奶又不愿意接受DNA鉴定,村妇联上门反复劝说,方才说动老太太。

所幸,鉴定结果证明了祖孙关系,但因为隔代鉴定技术上较为困难,鉴定机构即使加快速度还是用了18天才出结果。再加上法院需要按照案件立案先后来审理且程序复杂,前期情况调查又损耗时间,眼看已经到了5月中旬,依旧没有结果。

5月26日,变更监护人案件终于开庭审理,法官当庭判决撤销徐寨红对梁媛的监护人资格,变更梁媛的监护人为梁庆东。

至此,梁媛终于获得落户的资格。

落户成功

可等待补录机会

距离中考报名截止时间还有5天。

拿到判决书当日下午,徐寨红立即把入户材料交到所在地良口镇派出所。从化区妇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拿到判决书之前,我们已经联合学校、教育局,写了情况说明,向从化区公安局请求加快办理速度。”

良口镇派出所接到材料后,审核无误,第二天一早就将材料报给从化区公安局处理。

不巧碰上端午节放假,工作无法继续开展了。待5月31日上班时,材料被提交给了市公安局进行审批,在程序合法的情况下,公安局加快速度办理,偏偏发现缺一份材料,然而由于距离较远,当天从从化区补送材料已经来不及了。最终6月1日上午,梁媛才成功落户到哥哥名下,拥有广州市户籍。

但是,报名资格审核系统此时已经关闭了。广州市教育局中考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讲,资格审核系统关闭之后,有关资料不得更改。广州市妇联随即向广州市教育局发函申请延迟梁媛报名中考,从化区教育局中考科也积极从中协调。

6月6日,临近记者发稿前,经过多方努力,广州市教育局已经破例将梁媛的资料变更为广州市户籍,她获得报考公办高中的资格。

但广州市中考填报志愿系统已经于6月5日关闭,梁媛无法填报志愿。

从化区教育局招考办老师告诉记者:“错过这一批,确实很遗憾,但梁媛还有机会,等到7月17日公布招生缺口后,她还有一次填报公办高中的机会。”只要梁媛的分数达到要求,从化区属公办高中每年都有一两百个缺口名额可以争取。

梁媛得知可以有补录机会后,喜极而泣,连忙道谢:“我一定不辜负大家为我付出的努力,争取在中考中考出高分!”

记者手记

“梁媛事件” 只是开头

梁媛这半年里,是焦虑不安的,因为“黑户”,升学面临阻碍。但她又是幸运的,在临近中考的最后十几天里,她和家人向羊城晚报求助,希望能够借助媒体的力量,推动“黑户”学生受教育问题的解决。羊城晚报在接到求助后,立即投入采访调查,对梁媛所述的情况进行核实,同时积极联络各个相关部门,找出解决梁媛报考资格问题“卡壳”的地方,最终推动广州市教育局特事特办,让梁媛赶在中考前夕获得报考资格,给她一个圆梦中考的机会。

当然,事情顺利的推动,少不了广州市、从化区两级妇联、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门的大力帮助。同时,打破生硬的制度给“黑户”女孩一次机会,让人看到更人性化的政务服务。希望梁媛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头,社会不要落下任何一个无辜的“黑户”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