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望吉商路 倾诉桑梓情

让商会经济也成为广州经济的一部分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9月04日        版次:A05    作者:

报 刘立志

吉林省《长春晚报》常务副总编辑

vs

商 张文田

广东省吉林商会执行会长

商会把在外的吉林游子团结起来

报 刘立志:张会长您好,这些年,吉林老乡在外闯天下不容易,但贵在迎难而上,闯出了一片新天地,商会的组建,让大家在异乡有了家。

商 张文田:刘副总编您好,广东省吉林商会在2009年1月8日注册成立,在商会之前,我们主要通过老乡会来凝聚感情。商会刚成立的时候,比较艰难,在我之前两届会长,四处联络老乡,到我这一届,已经在会员上建立了基础。广东省吉林商会,目前有400多会员,这个家也在不断壮大。

报 刘立志:相信咱们老家的人只要团结起来,就能创造奇迹,不知道下一步商会的发展有哪些计划?

商 张文田:我们要发挥商会的优势,整合商会内部和市场上的资源,为吉林商圈甚至广东商圈,注入新的活力。我现在非常看重商会的发展,其中之一就是经济发展。如果商会没有资金支持,就难以服务会员,难提高会员之前的互动性。所以,我希望在发展会员与服务会员的同时,以商养会,以商促会,让商会也成为广东经济的一部分,而不仅仅只是依靠收会员费来维持日常运作。我也希望这个集体更加有凝聚力,深深地植根南粤。

家国情怀是吉林企业家的宝贵精神

报 刘立志: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特别想多点了解在粤经商的吉林人,他们带着吉林人的宝贵精神出发,也受当地经济、文化、社会等影响,如今形成了怎样的商业文化?

商 张文田:吉林企业家,重德重义,敢闯敢为,善融善创,思源思报。我们这一群人,有共同的价值观,就是“大德吉商,德行天下”。您也知道,吉林人以有文化著称,因为老家教育发展好,许多走出来的吉林人,特别到广东省的吉林人,大多受过高等教育,不仅在企事业单位,还是在经商,都能走到比较高的职务,或做到比较好的成绩。吉林人也爱抱团发展,讲究家国情怀。很多人都认为,与吉林籍商人做生意,是非常舒服的事情。我也说句实在话,不管经商与为人,我都认为,多为对方考虑,才能事半功倍,可以说是双赢。

报 刘立志:您说到“家国情怀”,我认为特别可贵,这些年来,在外的游子,都未忘家乡的发展啊,广东省吉林商会也是佼佼者,主要是从哪些方面着力?

商 张文田:是的,就我们广东省吉林商会而言,已先后承办或协办了长春新区、和龙边合区、吉林中新食品区、四平市、松原市、白山市、长春宽城区、二道区、九台区、德惠县、农安县等市、县(区)在粤的招商引资商资推介活动,为吉粤两地经济发展牵线搭桥。2016年,我们还与和龙边合区、农安工业集中区签订了政府购买委托招商服务合同,与白山市、九台区、二道区签订了招商引资战略合作协议。我们有数据统计,近年来广东省吉林商会企业家与家乡签订文化旅游、物流、产业园区等投资项目,协议资金17.3亿元,已完成投资11.3亿元,对于家乡的发展,大家都非常重视。

“大德吉商”是有名有实的商业文化品牌

报 刘立志:我早有耳闻,吉商在粤,“德”为先,你个人怎么看以“德”经商?

商 张文田:我到广东后,一切都很顺利,我想,“德”为先并长期关注国家政策,是“幸运”的基础。我不是在赚钱,我是在做事业。我认为企业家要有家国情怀,要有道德底线,而且这也是我最看重的商人品质。多年前,我与一外国人打交道,过程中,对方没有遵从道德,挑战底线,我当即拍桌而起说,首先你要知道,这是在中国,由不得你乱来。我跟你做生意,不能丢人格,更不能丢国格,更不能丧失道德,请回!

报 刘立志:“大德吉商”已经在广东所有商帮中立稳脚跟,并作出品牌,是吉林人的骄傲。

商 张文田:是的,作为广东省吉林商会的会执行长,我一直坚持将“大德吉商”打造成有名有实的商业文化品牌。在广东多年,我也很欣赏广东人的包容性格,广东市场化环境比较好,政府扶持的力度也高,在这里做生意,只要你有能力,不违法,不会有人干涉你,这是值得人尊重的广东商业精神。在与广东经济的融合发展中,“德”成为重要基础。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事业的成功,财富的积累,固然是一种收获,贡献力量,帮助更多的人,善达天下,才能实现人生价值。

支援扶贫并提出建议支持老家发展

报 刘立志:据我了解,在粤吉林籍商人,还常关注家乡的扶贫、救灾等工作。

商 张文田:大家对白山黑水有着深厚的感情,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去年商会对家乡扶贫这一块,接近80万。今年7月中旬,家乡吉林市等地遭受洪水灾害的时候,我们商会广大会员及在粤同乡踊跃募捐,共募捐善款223966元。经商会支援家乡抗洪救灾领导小组与吉林市政府防灾办公室沟通协调,用此笔善款购买大米,7月26日送往当地赈灾物资接收站。

报 刘立志:因为有各方合力支持,吉林也日新月异,不知张会长对家乡经济发展有哪些建议?

商 张文田:我认为,吉林目前最缺乏的是让关键生产要素有效结合并且发挥效益的土壤和环境。吉林经济问题不在经济因素,而源于非经济因素,请政府加快“自我改革”,为企业和创业者松绑。吉林问题不在产业结构,而在制度和文化。吉林发展,也不是单纯产业规划能解决的,关键还是优秀的企业家愿不愿意来。更重要的是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形成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