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照片召集令22

恩师与我1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9月04日        版次:A13    作者:

这张照片的背面写着1989年6月20日摄于宁大附中分校,是我们数学组在分校教研活动后留下的集体照。照片里的诸位都是我(第二排穿黄色上衣的是我)工作中的导师。但我要特别说一说照片中第一排蹲着的穿黑色衣服的孙玉兰老师。她是我两年高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上学期间,她不经意的一句话“你的数学很好,将来也做一名数学老师吧”,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后来也从教32年。我衷心地感谢孙老师,祝她健康长寿! (申志荣)

照片拍于1957年的东北矿山小镇。照片中间是李老师,右边是身为班长的我。照片中的李老师是师范学院的高材生,大学毕业以后,放弃城市的优越生活条件,来到大山深处的山村小学从教三十多年,和在城市工作的妻子长期分居,直到退休以后,才回城和家人团聚。李老师给我们带来了精彩的外面世界,带来理想和期望。 (金玉民)

1985年秋,贵州广播电视大学六枝矿务局教学点,办了一届只有12名学生(9男3女)的新闻学专业班。1987年夏毕业时,几个同学与班主任彭永教师及两个来指导论文的报社主任编辑到桃花公园照了毕业合影。第二排左边是彭永教师,前排最右边的是本人。彭永教师精通法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晚上,我为救两个被小流氓持刀拦截的女青年而被戳伤,但两个小流氓仅仅以破坏社会治安罪拘留了15天,我们不服,后来在法院开庭时,彭永教师就是我的辩护律师。 (米文军)

1975年我作为上山下乡女知识青年,在农村奋斗了7年,招工到矿山机械厂当上铸造工。为了让我们尽快学会技术,提高工作能力,工厂开办了技校班。我的师傅杨程,本是工学院的大学毕业生,在一次浇铸大型铸件的过程中,由于铁水吊包倾倒失控,火热的铁水倾倒在模具外,杨程老师怕我受伤,挡在我的前面,结果被铁水烧伤,住医院治疗后留下残疾,后来过早离世。杨程老师的言传身教,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这是当年技校班的合影,照片中二排左四就是杨程老师,前排右一就是当年的我。(董占华)

本版统筹 易芝娜

本月主题:

恩师与我

本栏目每个月都会有一个老照片主题,本月主题是“恩师”。正值开学季,“教师节”理当尊师重教,翻开老照片,找一找当年那些指引着我们走上人生更远征程的恩师们的身影,你想对他或她说些什么?

投稿要求:

1、务必是至少拍了10年以上的老照片;

2、请备注简短文字,说明当年拍摄此照片时的时间、地点以及照片背后的小故事;

3、请翻拍旧照片发送清晰(至少200KB以上)电子版至wbylbyzn@ycwb.com,并注明“老照片召集令+恩师与我”。注意:如通过邮局寄来照片原件,恕不退回。谢谢!

4、投件人请留下详细联系方式,包括通信地址、联系电话、真实姓名及身份证号码,缺一不可,仅供发放稿费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