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城

任他做个凡夫俗子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09月04日        版次:A13    作者:彭家祥

□彭家祥

我和丈夫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上班。他的办公桌从不上锁,我的办公桌却从不对外开放,同事戏谑道,我的办公桌是“保险柜”,他的办公桌是“垃圾箱”。他听了乐呵呵地来了一句:“垃圾箱蓬头垢面,为人作嫁,那是心灵美哪!”

我的丈夫就是这样一个人——幽默、豁达,常自嘲“俗人”。我们结婚三年了,日子过得和美、清淡、恬静,充满着甜蜜与温馨。在单位里,我们年年被评为“模范夫妻”,三年来,还连续得了好几块“五好家庭”的光荣牌。我主张将牌子挂在门框上,可是我丈夫不赞成,他说:“家又不是商店,何必做广告呢?”他对待荣誉常常是这般“消极”,不过这种轻名利的思想正合我的心意。

丈夫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凡夫俗子——抽烟、喝酒、玩牌、世俗的习气样样俱全。但工作和生活,我从不干涉他。有一次,他被一位朋友请去陪客“搬砖”,彻夜未归,次日竟卧病在床。我先请医生给他输了液,又精心侍候着。最后他带着感动和愧疚的神色问我:“你怎么不冲我发火呢?”我说:“有什么值得发火的呢?朋友之情不可轻视。再说,你已经弄成这样子了,我再责怪也只能雪上加霜。”他听了我的话,一把将我揽在怀里,喃喃地说了一句:“知夫莫如妻呀!”

其实我只是觉得,作为一个妻子,不能把丈夫当作自己的护身符,将一切寄托于夫君;也不能把丈夫当作家庭的囚犯,规定这,规定那,貌似关怀体贴,实际上是给丈夫套上了“爱的绳索”。

我和我的丈夫都很强调自我。在很多事情上,我们各自保持着截然不同的观点。譬如,上街买东西,他从不光顾个体商贩,从不观望减价商品;我却喜欢斤斤计较,与生意人磨磨蹭蹭,在讨价还价中举棋不定。他劝我说:“要么不买,要买就买正宗货。”我说他保守,不适应现在商业大战新潮流,他却振振有词:“宁尝鲜梨一口,不吃烂梨半筐。正如我选择妻子,不也是如此吗?”他都如此说了,我心中也只能溢满欣慰与愉悦,再无责怪。夫妻之间相知相爱,相濡以沫,至关重要的一点不就是善于容纳对方,不让对方感到束缚和压抑。做到这一点,是需要耐心与智慧的。

我们还彼此享有充分的自由,自由地吃,自由地穿——当然是在经济条件允许情况下——自由地说笑。我们的生活并不富足,在家的庭苑里共同浇灌着爱的花朵,已心满意足!

人生的旅途既漫长又短暂,夫妻宛如船和桨,在生活的海洋里相依相伴,只有互助互励,才有可能顺利到达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