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亚教育PPP论坛在香港召开——

课外教育呈普遍增长态势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2月15日        版次:A20    作者:叶志垚

羊城晚报记者 叶志垚

近年来,伴随着课外培训的飞速发展,东亚各国课外教育的现状是怎样的?在课外教育与公办教育的合作方面,中国做出了哪些探索?12月9日至10日,由香港大学联合国教科文教席比较教育研究中心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东亚教育PPP论坛在香港召开,来自中日韩三国的相关政府代表、企业代表和学者就政府、学校与培训机构间的合作模式这一议题展开讨论,并分享经验。

观点

补习机构是创新教育的源泉

在以考试为主要人才选拔方式的东亚地区,课外教育呈现出普遍增长的态势。

“课外教育的发展会带来许多积极作用,因为补习可以让学生的学习变得更为灵活、扩大他们的学习机会,同时也增加了更多的课程和教学资源。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课外补习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如学生压力增大、家庭在教育上的支出增多、扩大贫富学生学习差距和学习结果的不平等,等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相关代表在论坛上发言表示,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政府发布许多的规章制度,而是在于如何让更多的课外补习机构参与其中。教育和知识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因此,知识的学习、检验和责任是全人类需要共同努力的。补习教师和机构的角色不仅是对公立教育的补充和对客户的满足,同时也是创新教育的源泉。

分享

日韩课外补习持续火爆

在升学考试和社会竞争都非常激烈的韩国,课外补习异常火爆。据统计,2016年,韩国在课外教育上的花费达到18亿韩元。课外补习的参与学生比例与年级成反比,年级越低,课外补习的参与度越高。韩国全国教育理事会主席、京畿道教育厅第三任厅长LEE Jae Jung 表示,在课外补习机构中,创新的课程体系和对职业教育的培养往往是吸引学生报班的重要因素,因此,作为公办教育,重点应该丰富教育体系,让学生在校内就能进行社会参与和职业规划等方面的学习。

和韩国不同的是,香港的学生们参加课外补习的目的主要是获取更多的考试重点和考试技巧,补习机构也更注重对“明星老师”的宣传。据统计,知名的课外补习老师收入不菲,2010年福布斯统计表明,补习老师已成为香港平均收入最高的十大职业之一。

日本的在校学生虽然有所减少,但课外补习的学生比例并没有变化,甚至有增加的趋势。文部科学省(日本教育部)生涯学习政策局民间教育事业振兴课长伊佐敷真孝分析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父母对孩子高考和未来教育的担忧。据悉,在日本,补习机构并不处于文部科学省的监管范围,因此不受教育条例的监管,政府无法管理补习机构的教学内容,对于课外补习的规定,大多是从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出发。

好未来

正探索与公校建立深度合作

在中国内地,课外教育的角色又是什么?好未来教育集团总裁白云峰在论坛上表示,课外教育应当是对课内教育的有益补充。他表示,中国课辅机构正在借助资本的力量,在创新教育方面做非常多的探索;第二,课辅机构在推动教育公平化方面,也在利用双师课堂、在线教育等方式不断努力,将很多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边远地区。第三,在促进教育多样性方面,课外教育也起到了很好的补充。

白云峰对羊城晚报记者透露,好未来正在探索与公立校建立长期深度的合作模式。

据悉,此前,好未来与公办教育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定制化课件采购上,而现在随着教育科技的提升,好未来已经在教学模式(双师课堂、在线课堂、AI课堂)、师资教研等方面与公办学校逐步开展合作。

在白云峰看来,新《民办教育促进法》落地之后,鼓励教育学校、主管部门采购优质教育资源,这说明将优质的教育资源通过技术的方式覆盖更广阔的区域,已经越来越被政府所认可接纳。这对于有研发能力、有很好教学模式的企业来说是好消息。

据悉,好未来目前在探索与公办教育合作业务上进展迅速。白云峰透露,好未来已经先后成立了“To B事业群”和“To G事业群”,G就是government(政府)。“好未来希望有机会和公立教育体系形成合力,共同助力教育均衡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