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横眉热对】

“浪猫”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A05    作者:杨小彦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2017年很重要,具有转折意义。在如此重要的一年中,我一如往时,日子似乎过得平淡。不过,平淡中仍有值得一提的事,那就是,在这一年,我居然在广州举办了平生第一个画展。

因为是广州,我的出生地和成长地,又因为是在广州的第一次,所以,在我个人渺小的生命史中,这事便占有了重要的位置。

画展题目叫“猫眼”,展出的作品有水彩、钢笔和水墨,无一例外,画的全是猫。细心的观众看完展览后发现,我的猫比较“浪”,不是在耍赖,就是在调情,就是不太可爱。我同意这个判断,因为我画的不是宠物,不是乖乖地窝在主人怀里撒娇的小精灵,我笔下的猫,不是在全情追逐,就是在瞪眼张望,警惕外人突然的入侵。

我家从小养猫。小时候住沙面的时候,养了一只家猫,聪明异常,常常半夜蹲在门口,等候上夜班回来的母亲。后来搬到人民中路,猫念旧地,不肯离开,遂交给邻居代养。一个月后我再过去时却找不到了,邻居说猫跑了。我不相信,一只蹲在门口等候主人回家的猫会跑?后来听到不幸的消息,说这邻居家想吃肉,把猫杀掉吃了。我愤怒至极,但又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讨厌吃猫的人。什么都好吃,吃猫干什么?

搬家后继续养猫。冬天时,猫会悄悄溜到你的枕头边,发出温馨的呼吸声。我二话不说,拉开被子,让猫钻进被子里与我同眠。有时,我没醒过来,猫也不打扰,跑到我的两条大腿间,躺下后就呼呼大睡。夏天时,给猫洗澡,猫会气得大哭大闹,因为它很不舒服,它不喜欢洗澡。

猫一直都有点野,无法完全驯服。某种意义看,猫是养不熟的,到了发情的日子,它一定会想方设法往外跑,寻找幸福去了。有时,过了一段日子后它会跑回来,有时就一去不返了。开始我不理解,觉得挺伤心的,养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说跑就跑了呢?后来站在猫的立场思考,便想通了,人家也需要去撒野呀!关键是,猫的生存能力很强,偌大一座城市就是它们的家。所以,每座大城市中,一定藏着一大堆野猫,到了晚上,便到处东奔西跑,觅食寻情,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其实,这些个野猫并不野,全是家猫,是自己断然拒绝宠物生活,出来浪荡的。

“浪猫”就是这个意思,既浪漫又浪荡,游走在人间,不受管束,瞪着一双锐利的猫眼,独立看世界。

2017年的确很重要,关于这一点,猫也会明白的。我之所以称它们为“浪猫”,其中的原因是,它们的确很浪。对于猫来说,还有比浪更重要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