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处生活】

真相成为滑动概念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A05    作者:胡 泳

胡 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到年底时分,各类媒体又开始评选各类年度词汇了。我却以为,牛津词典把“后真相”(post-truth)评比为2016年度词汇,其影响绝不仅仅限于那一年,而是抓住了一个时代的精神。

所谓后真相被用来描画“客观事实在形成舆论方面影响较小、而诉诸情感和个人信仰会产生更大影响”的情形。在后真相政治(也称为后事实政治)中,辩论主要被情感诉求所左右,与政策细节相脱离。后真相赋予真相“次要”的重要性,在这一点上,它和传统政治有很大的不同,后者虽然始终争论何为真相乃至伪造真相,至少还承认真相的重要性。然而,时至今日,在大西洋的两岸,人们似乎都受够了“事实”,2016年将因真相成为滑动概念而为后世所铭记。真相已经变得如此贬值,以前它是政治辩论的黄金标准,现在只不过是一种毫无价值的残币。

由于24小时新闻周期的出现、新闻报道的虚假平衡以及社交媒体的无孔不入,后真相被描述为一个当代问题,但存在一种可能性,它实际上长期以来一直是政治生活的一部分,虽然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并不那么引人注目。

有关后真相的最好陈述,可能是乔治·奥威尔作出的。在政治寓言小说《一九八四》中,他建构了一个意识状态被大规模改变的反乌托邦世界,政府宣称自己拥有真相的垄断权。毫不意外,1949年首次出版的这本书,于2017年1月上冲到了亚马逊美国畅销榜单首位。在美国以外,对《一九八四》的兴趣也在重新点燃。出版商企鹅公司称,该书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销售额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五分之一。

特朗普就任以来,他的政府及其盟友宣告总统是真相的唯一可靠的来源,将很容易被证伪的假象当做真相来售卖,并把谎言冠以“另一种事实”(alternative fact)的“美丽”称呼。德州众议员拉玛·史密斯说:“最好从总统那里直接获得新闻;事实上,这可能是获得未经污染的真相的唯一方法。”特朗普本人向媒体全面宣战,而媒体则回应说,特朗普的媒体之战实则为事实之战,他消除媒体合法性的手段在于,首先消除事实的合法性。——在这种情况下,《一九八四》想不畅销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