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感

戏剧编演的伦理视角局限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A06    作者:李才雄

□李才雄

在近期举办的广东省第十三届艺术节上,珠海市粤剧团演出的新编粤剧《疍家女》,演绎了疍家女水妹与富家子弟何慧生相恋与分离,之后舍生救助被疫情侵害的岸上民众的传奇故事。曼妙的舞台氛围,诗化的意境神韵,浓郁的地域民俗色彩,加上主演赖琼霞、彭庆华的角色演绎,功底扎实招式自如,唱做念舞当行本色,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一部较有观赏价值的粤剧新编剧目。

《疍家女》对情节的串联缝合圆熟老到,故事脉络清晰,剧情张弛有致,尤其是戏剧情境和场面氛围的营造颇具匠心十分讲究。它对故事解释的视角,仍然是以伦理判断为焦点,虽然剧目的伦理价值和社会意义突出,但也存在艺术意蕴的开掘和人物的人性色较为浅薄单一的缺陷。例如,剧中主要人物水妹处在为恋人前程忍痛割爱,以及舍生救助被疫情侵害的岸上民众的困境时,由于剧目放弃了人性审美的视角,因此原本敢作敢为性格倔强的疍家姑娘,被预设为宁可承受情感的惨痛与舍生的悲剧,没有任何生命挣扎的激情和意志,没有任何欲望驱使她进行成功或失败的周旋应对,完全放弃了对自己心中所属的那份爱以及生命的珍惜和竭力卫护,更多的是对困境的纯然感叹。这种对崇高道德伦理的模范践行,令舞台上的水妹形象只是化身为伦理榜样,而作为“人”的复杂内蕴明显不足。

戏剧作为一种艺术,不能止于站在现实世界的角度,更应站在精神的高度和人文情怀的角度,对其进行人生的审视、思考和解读。实际上,水妹在恋人父亲何弘俊苦苦相劝与纠缠下,为了恋人何慧生的所谓前程不得不忍痛割爱离他而去,她心中所属的那份深深的爱,却就此失落。水妹利用自己山寨夫人的有利条件,放走被山寨主掳捉的何家父子及其运送的疫情药物,何家父子和岸上民众的生命获救了,但代价却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丽疍家姑娘生命逝去,这不是人生最惨痛又最无奈的悲剧吗?剧中却缺少对此反思,自然就缺少了本应有的艺术光彩。艺术作品一旦把人物神化、圣化、超人化,无论其个性多么突出,情感多么强烈,都难脱简单化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