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情

岁月忽已晚

来源:羊城晚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A07    作者:潘姝苗

□潘姝苗

年末岁尾,忽想起年初制定的许多计划仍待在原地,由新变旧,被搁置成一页黄纸,而那些寸秒寸金的光阴,已从指尖滑过。拭去案头的灰尘,岁月从不肯将它的脚步放慢一点,它行色匆匆,留下荧屏上闪烁的光影,以及时光一次次在脸上蜕变的痕迹。

往事像一根倚在黄昏里的藤,顺着一缕金色的夕阳攀爬而上,在经年不息的光晕之间举杯,痛饮由尘世冷暖酿造成的美酒。那些老旧的事物,即使时尚再怎么喧哗,也挡不住他们内心的从容。当奶奶收拾着包袱要走,我问她如何知道已一个月过去,她将一根打着几十个结的绳子取出:“我把日子拴在那,每晚临睡的时候,我就把这天系上一个疙瘩。”我看了禁不住想哭,她那已风烛残年的时间啊,不知绾过多少空落,还剩下几分眷念。

有一天,老公去考试,搁下手机在家里找表。果然在抽屉里翻到一块机械表,好多年没有碰过,我摇了一摇,秒针顿时缓缓移步,像被唤醒的睡美人。镶着红顶的针头如青衣拂袖,轻快地跟随了光阴的步调,翌日一对,时间准得丝毫不差。这不失分寸的持守是否象征了一种品格?我们要学会在喧嚣的尘世从容不迫,如同喧闹在淡定面前泛不起涟漪,该去的纷扰终归会渐去渐远,一切唯有时间作证。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林忆莲的这首《至少还有你》既有对于时间流逝的无力感,又包含一份坚不可摧之力:“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百年苦短,人生何尝不是一程倒计的命运?幸福的追问在迷茫与激进中碰撞,长短无常的生命不必谁来了却,而是要许多有意义的拼搏去延伸。

不问明天,但求可意。哪怕细小如一粒微尘,只要有爱,有暖,便是一颗希望的种子。人人能够以爱的名义获得永生,相信万物有灵,以修行的境界生活,心怀悲悯与敬畏,尊重由衷的善行,接受人生的苦难,走出内心的挣扎,去山水间遇见自己,在孕育中感受与泥土一样的宽厚深重……这是多么简单,又多么令人震撼的一生。

旧时光、新容颜,不忘最初梦想,就记得来时的路。历史,带着过往的气息,总是将美好的瞬间定格,留下耐人寻味的思索;回忆,它像祖母脸上深深的皱褶,将诗意的青春藏纳,陈上一份岁月的沧桑。每个人都不确切,人生最完美的状态是什么?如同诗人敏感的心所预感的那样,唯有不安、渴望以及永无休止的悲伤,才是构成完美的元素。也许,正是那些万劫不复的欠缺,成就了最完美的状态,成为我们生命不息,追求不止的回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时间是最深情的书写者,一切都不必再说,不论这一年有什么收获,交上怎样一份盘点,时钟依旧在敲打,闭目聆听,心若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