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曾经是MP魔幻力量的“廷廷”,如今以“萧秉治”的本名重新出发:

走出抑郁症后,我想做个“凡人”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7月10日        版次:A13    作者:胡广欣

新专辑《凡人》

萧秉治面对阳光大海找回了自己

重登舞台的萧秉治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台湾乐团“MP魔幻力量”的主唱廷廷,三年前因为抑郁症暂别歌坛,如今以本名“萧秉治”重新出发。近日,萧秉治带上回归后的新专辑《凡人》来到广州,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

离开乐坛那三年,萧秉治独自一人去了洛杉矶,在这个面朝大海、阳光普照的城市里慢慢修复身心。曾经被胜负心压得喘不过气的他,终于学会享受音乐。在乐团时从不离身的墨镜,现在也换上了普通的透明眼镜,他终于无惧直面观众:“我的心打开了。”

对话

阿信对我说:“新歌很好听”

羊城晚报:新专辑中你最喜欢哪一首歌?

萧秉治:《凡人》。这首歌写出了我这三年的心情转变,从跌落谷底一路慢慢往上爬,终于重新回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来。我有好几次在家里试唱的时候哭了出来,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竟然可以从那样的状态再次爬起来。

羊城晚报:除了《凡人》,还有哪首歌是你是比较满意的?

萧秉治:《心狠手软》。这是专辑里摇滚色彩最浓的一首歌,同时也是我比较少的灰色调的歌曲。我在这首歌里写到前几年那种纠结的心情,有一种对过去的自己呐喊的感觉。还有《我好想好想你》,这首歌是我写给那个对梦想、对舞台充满热情的自己的,也是我在洛杉矶写出来的第一首Demo。

羊城晚报:作为师兄的五月天对你的专辑有什么建议吗?

萧秉治:还在制作的时候,阿信就听过《我好想好想你》和《爱过你有多久就有多痛》的Demo。有一次在后台碰见他,他跟我说“新歌很好听”。

羊城晚报:以往“MP魔幻力量”的歌曲以电音为主,如今电音也是乐坛比较流行的曲风,但为什么你的个人专辑反而不做电音?

萧秉治:我觉得现在的华语流行音乐渐渐走向了“编曲竞赛”,但音乐应该回归到旋律上,以后我的作品也会以抒情摇滚和R&B为主。

暂停

远走他乡,找回自己

2008年,“MP魔幻力量”凭一首改编版《私奔到月球》被原唱者阿信看中,从而加入了“相信音乐”。出道十年间,乐团曾于2014年在台北小巨蛋开演唱会,2015年还入围了台湾金曲奖“最佳乐团”。然而,从2016年开始,成员相继退出,萧秉治也因为压力过大而导致抑郁症,必须停止一切活动静心休养。

“大概在三四年前吧,音乐和舞台对我来说变成了一决胜负的比赛,唱歌不再是快乐的,一切好像走到一个不太对的轨道上。”眼前的萧秉治缓缓说着那段灰暗的日子。最糟糕的时候,他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的角落里呆坐一整天,丧失了所有热情和动力。在朋友的催促下,他终于下决心离开台北,前往洛杉矶。

虽然洛杉矶是许多人眼中的“名利场”,萧秉治却在这里找到了在台北求之不得的简单生活:每天早上起床,吃点东西,弹会儿琴,灵感来了就写写歌,没灵感就继续弹琴。“以前在MP魔幻力量的时候,每天都是紧绷的,觉得一定要写很多歌、要更快地站上小巨蛋的舞台。但在洛杉矶,我可以放松下来享受生活,这是我以前不懂的。”到了周末,他不时跟朋友到处转转、看看演出:“我去看了Chris Brown的演唱会,台下的观众几乎全是黑人。看到全场跟着唱饶舌,非常震撼!”

他喜欢洛杉矶充沛的阳光,还能看到海。习惯当夜猫子的他,在这里变成了“晨型人”:“我变成在白天写歌,在洛杉矶写的《天使见证的爱情》和《身处你的右手》,都有了阳光和幸福的感觉。”

回归

放空自己,重新出发

当萧秉治回到台湾,曾经的乐团已经不复存在——“MP魔幻力量”在2017年宣告解散。现在,萧秉治以个人身份从零开始,反而淡定了不少:“我对音乐的掌控欲还挺强的,现在可以完全表达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真的觉得蛮开心的。”在相信音乐(北京)副总经理庄东翰看来,萧秉治和他的专辑《凡人》一样,最珍贵的地方在于真实:“《凡人》是他这三年的一个整理和消化,这是一部真实的音乐日记。”

对萧秉治来说,再次站上舞台并不容易:“我第一次带新歌上舞台是在西安的‘我相信’校园演唱会,这真的是我最手忙脚乱的一次,毕竟现在的表演形式和音乐风格都跟以前差很远。”现在他最自在的表演形式是钢琴弹唱:“躲在钢琴后面比较有安全感。”幸运的是,仍有一帮等待他回归的歌迷。在“五月天”的沈阳演唱会上,萧秉治担任暖场嘉宾,台下一位男歌迷大吼一声:“我等你三年了!”萧秉治说:“我没想到会有那么热烈的反响。”

那段长长的低潮期改变了萧秉治。他坦言自己曾是个有英雄情结的人,但回归后的新专辑却取名《凡人》:“我在MP魔幻力量的时候,写过很多关于战神、超级英雄的歌曲,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个英雄,用音乐拯救很多人。但经历了这三年,我反而想写更多让大家感同身受的故事。现在的我像个说书人,如果大家有兴趣,就停下来听我说说故事唱唱歌。”在萧秉治的微博上,有不少歌迷留言分享自己或身边人的经历。他说:“他们可能都曾经历过跟我一样的情绪状态。他们说,看到我回到舞台,他们又有了重新站起来的力量。这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