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位优秀广州青年讲述青春奋斗历程:

创业热土集聚干事活力 改革前沿青春再出发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10月15日        版次:A02    作者:董柳 吴大海 侯翔宇 穗外宣

文/羊城晚报记者 董柳 实习生 吴大海

通讯员 侯翔宇 穗外宣

图/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千年商都所具有的包容和创新气质,历来是年轻人奋斗拼搏的热土。一群年轻人用梦想和青春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青春不仅能带来洋溢的活力,更重要的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向未来出发——我与改革开放的广州故事”系列专题未来之星故事中,6位优秀的广州青年代表讲述自己的青春奋斗历程,其中有早早掌握技术赚取第一桶金的互联网创客,也有将青春挥洒在志愿服务一线的志愿者们,还有在国际竞赛上斩获奖项的青葱少年们。他们资历虽浅,但已经在自己的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计算机专业出身的“游戏达人”

火烈鸟科技创始人马朔:

“广州是一个兼容并蓄、锐意进取的城市,也是一个筑梦的城市。”火烈鸟网络创始人马朔说道。

2008年,凭借计算机方面的特长,天津小伙马朔被保送中山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当时计算机相关技术还不算普及,马朔很快就和同学创立了工作室,专攻移动应用,获得了“挑战杯”“创青春”等多个创新创业大赛的奖金,甚至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参加了2011年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见到了乔布斯。

来广州前,马朔就听说广州“遍地是机遇,遍地能淘金”。确实如此。2011年,手机游戏市场迎来了蓝海,广州率先集聚了一批移动游戏从业者。喜欢玩游戏的马朔受邀为《捕鱼达人》这款游戏做本土化,结果因为人手不足,被竞争对手捷足先登、抢先上线。不打不相识,对手因此看到了马朔的实力,给了他一笔投资,火烈鸟网络就此成立,“这过程真的特别好玩儿。”

公司创立初期,资金困难,还是学生的马朔甚至拿出自己的奖学金来给员工发工资,“而且从同学、朋友变成公司同事和上下级,转变观念真的有点难,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公司从大学城搬到天河后,受到了天河区在租金、研发费用等方面的大力支持,马朔才顺利度过困难期,为迪士尼完成了《鳄鱼小顽皮爱洗澡》《神庙逃脱》等多款热门游戏在中国地区的本土化业务。

今年是马朔来穗的第十年,回顾创业路,他表示十分感恩广州这座城市。近两年,马朔提出了“以社区带动平台商业化拓展”的发展模式,为中小企业带来专业的定制化大数据服务,公司的核心员工逐渐成家立业、落户广州,天河也在人才落户方面给予支持,为公司解决了后顾之忧。“在广州创业很幸福,我们将继续扎根广州!”马朔说。

将志愿服务作为价值追求

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志愿者林颖:

虽然只是17岁的高中生,但是林颖9岁便开始参加志愿服务。“我仍然记得第一次去贫困山区时所看到的情形,孩子们穿着褪色的‘新衣服’,有的甚至破烂不堪。”

“他们放学以后要干农活,虽然是我的同龄人,但他们看上去是如此的瘦,小小年纪却显得十分沧桑。”林颖说。多年以来,她都定期去贫困山区助学,捐助财物。

如今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我希望能将志愿服务一直坚持下去,让青春的价值在奉献中体现。”

用互联网为中医发展助力

杜仲哥互联网科技公司创始人戴韵峰:

戴韵峰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中医专业的在读博士生。儿时一场大病,一次中医的治疗才让他恢复健康。“从此坚定了从事中医的决心”。

戴韵峰读书期间拉起了团队,意在搭建一个线上平台,推广和服务中医行业。2014年团队取得了“青创杯”第二届广州青年创业大赛冠军。到目前已经和广东省400多名主任级中医师进行师承导师合作,和广东省中医院等多家知名医疗机构合作共建中医师承实习基地。

将广州医疗带去乡下

广医一院南山志愿服务队执行队长莫明聪:

早在广州医科大学读书期间,莫明聪便把志愿服务作为自己的爱好。在2010年南山志愿服务队成立时,莫明聪担任了执行队长,

志愿队常去省内贫困地区开展送医送药及义诊活动。“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深知乡下的医疗资源匮乏,有些病症乡下的医疗条件无法诊治,也无能力到一线城市看病。”莫明聪说。

2018年3月5日,由共青团广州市委员会提出开展“花城有爱·志愿同行”十项志愿服务专项行动,莫明聪成为“志愿扶贫”专项的队长。

一手打造“光速少年”的工匠

七星小学跳绳队教练赖宣治:

2018年跳绳世青赛上,来自花都区的七星小学一举获得6个项目冠军18枚金牌,5个项目亚军15枚银牌,4个项目季军10枚铜牌。七星小学先后培养出20多名世界跳绳冠军,打破十多次世界跳绳纪录,被誉为“中国速度、七星奇迹”“光速少年”。

2012年,考虑到校园规模小,场地、经费、器材有限,七星小学决定大力发展跳绳,此前毫无跳绳基础的赖宣治每天上网找资料,看视频,为了学习一个动作,对每一个跳绳视频,我总是重复观看几十次以上。

一年下来,跳绳教学视频就收集了近200部。为了让学生学会一个动作,赖宣治至少要备一星期的课。

2013年七星小学从南宁、安徽、大连、马来西亚一直到阿联酋迪拜,一路比赛成绩斐然。跳绳队成为学校的明星队伍,鼓动更多孩子投身跳绳运动。“在三尺讲台上,继续努力耕种好这块沃土,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赖宣治说道。

两年时间 获“中国青年诺贝尔奖”

执信中学丘成桐科学奖生物金奖团队:

“当时老师说太难了,不可能完成,谁知道真的成了。”林沐森、查展、雷文康都是广州市执信中学的毕业生,不久前他们凭课题《探究捕蝇草捕虫裂片的夹合机制》,获得丘成桐科学奖生物金奖,这一奖项有中国青年诺贝尔奖之称。捕蝇草的夹合机制国内外都没有人涉足过,三人的研究填补了这片空白。

谈及研究课题,林沐森坦言这与大家的日常观察分不开。执信中学有让学生设立研究课题的传统,高一时,查展留意到生物必修课本上提及“动物体内有电信号”,就想了解植物体内是否也有相似物质。于是,三个小伙伴建立了研究性学习小组,选取与动物“最相似”的植物——捕蝇草作为研究对象。

林沐森表示,研究最难的地方不是查阅资料也不是撰写学术论文,而是给捕蝇草切片。观察捕蝇草细胞变化需要做切片实验,可捕蝇草很脆,切割十分困难,“你可以想象一下拿菜刀去切一张卷起来的a4纸”。相比大学实验室动辄百万的高尖精设备,中学实验室的设备相对简陋,但少年们没有想过走捷径,去找外面的资源完成实验,而是坚持自己动手。

为了破解了捕蝇草捕捉昆虫的奥秘,他们前后花费了两年时间,研究过程中不乏困难。比如切片的困难,捕蝇草的叶子薄且含水量大难以下刀,此外如何让捕蝇草在中国存活也是问题。一次次切片,一次次反思,三人终于以论文的形式得出了成果。

最终,在1500多份论文中,执信三人组脱颖而出,通过中英文答辩让科学家评审们认同了自己的成果,取得了生物金奖。如今,三人已被国内外名校录取,未来都将在生物方向上继续迈进。“祖国发展给予我们良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将继续钻研科学反哺社会,让社会价值最大化。”林沐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