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琳:让学生像续写《红楼》那样学习英语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11月25日        版次:A08    作者:李国辉 李穗敏

羊城晚报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 李穗敏

2014年,从科研岗位上“转身”回归教学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姜琳与团队开启了一个特别的项目——在英语教学中,仿照高鹗续写《红楼梦》的方式,在英语教学中实践“读后续写”的科研成果。这一针对第二语言习得的大胆创新,在之后几年里,被迅速推广到国内各大高校的外语教学中,并在高考中试点,被国内外学者评价为“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

“寓教于研,以研促教,教研相长。”作为“80后”的新一代学者,姜琳认为青年教师必须要在科研和教学上有自己的创新,近年来,她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等近20多项课题,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数十篇论文。

姜琳认为,“续理论”等语言学习的创新不仅让外语学习变得更加高效,也将大大提升人才的跨文化交际能力和竞争力,对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推广汉语国际教育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A

以“科研”促“教学”

2006年,刚刚博士毕业的姜琳,就经历了一次在自己研究领域中的颠覆和转型。

在语言习得的领域,一度有先天还是后天的“二元对立论”。即语言能力究竟是先天的本能的,还是通过后天习得的?人类的语言究竟是人类基因作用的结果,还是文化历史的影响的结果?

受导师影响,姜琳在博士期间一直以这一种“语言本能”论作为自己在第二语言习得领域的研究基础。然而,这一套理论不仅在国际上属于小众研究方向,主流的语言科学更认为,语言应该是通过后天的学习、实践、交流中获得的。在国内大学的现实应用中,“语言本能”论饱受批判。

尽管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博士学位,老天却似乎跟姜琳开了一个大玩笑。尴尬的理论,一度让她博士毕业后无法得到认可,申请国内大学的博士后时也曾四处碰壁。“那时候的感觉是学了三年,拿回这么多东西,却无用武之地”。这也让姜琳开始思考,如果不能“学以致用”,自己秉持的理论是否应该被推翻?

在对国际国内主流的语言习得理论重新梳理和思考后,姜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再秉持“语言本能”理论,放下先天和后天的争论,转而从“基于使用的语言学习观”出发,探索如何将语言理论更好地融入到大学课堂中。

在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中心两年的博士后研究后,姜琳转到英语语言文化学院任教,2011年再次回到研究中心担任科研人员,直到2014年再次回到英语语言文化学院担任教授。

多次在科研岗位上与教学岗位上的角色转换,不仅让姜琳彻底摒弃了原来在语言习得中过于偏颇的指导理论,还开始研究创新的方法,并将科研成果转化到教学中,激发学生学习语言的兴趣。我以前的研究偏向于理论,但到了广外后,更多的要开发好的方法运用到教学中。”姜琳认为,作为年轻学者,对待“科研”与“教学”的关系应该是并重的,有了好的科研成果才可以转化为教学成果。

B

拒绝“哑巴英语”

2014年,姜琳作为团队骨干,参与到博士后导师王初明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研究中,姜琳负责在教学中验证和实践“读后续写”这一创新,继而进行推广。

“在国内,很多人学习英语效率很低,学了也不知道怎么用,常常出现‘中式英语’和‘哑巴英语’;哪怕在课堂中进行再多的句型操练,到交际场合中也没有用处。”

“读后续写”实践中,学生续写时伴有前文构建的语境、语言模仿的样板和内容创新的依据,在强烈表达意愿的驱动下,就可以将创作与模仿有机融合,使得前读与后续连贯,内容新颖,语言流畅,从而实现“拉平效应”。通过教学中的大量实践,姜琳与团队确定,这种创新的续写方法可以有效提升英语学习的效率。

令人诧异的是,“读后续写”的创新灵感,竟是来自于高鹗续写《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故事。

“这相当于汉语的学习和使用,站在曹雪芹的肩膀上,高鹗才有了这么成功的创造。这样的方式在外语学习中,也同样适用。”

从刚开始在课堂上给学生作为一个小任务来完成,如今,“读后续写”的教学已形成了完整系统。在课堂上,姜琳选出经典文章、动人故事,或是需要一定推理的哲理文章等,在抹去结尾后,让学生续写,逐渐提高语言运用能力。

“读后续写”迅速在英语教学中获得了巨大成功,不仅拿到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也两次获得广东省教育教学改革重点项目。为了推广“读后续写”,姜琳以及团队成员应邀到全国20多个省份做讲座和培训。

2015年,“读后续写”教学成果交流会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举办,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和中小学的140多位专家学者、外语教师,“读后续写”在全国引起了一股外语学习的新潮。几年下来,全国已有数百篇期刊论文对此进行研究论证,不少国外学者在交流时考察这一做法后,纷纷赞叹这是“理论与实践的完美结合”。

不仅如此,基于“读后续写”的题型也被教育部考试中心采纳,用于高考英语试卷。2016年,“读后续写”试题已在高考改革试点省份应用,之后将推广至全国。今年,借助“读后续写”的创新与教学实践,姜琳与团队获得了国家级教学成果奖。

C

追韩剧,打鸡血

“80后”的姜琳,有着常人少有的沉稳和韧劲。如今,她不仅担任英语语言文化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还担任学院副院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主管该院本科教学。

从小受到母亲的影响,姜琳对自己一直异常严格,事事追求完美。在十多年科研与教学生涯中,无论是推广语言学习的“续”理论,还是带领“英语写作”教学团队斩获“省级教学团队”,姜琳已经成为一个不愿意停下来的“发动机”,带着团队前进。

生活中的姜琳却有着与许多年轻人同样的爱好——追韩剧,尤其是励志剧。姜琳说,看韩剧不仅能让她放松,也可以与自己的学生有共同的话题交流。她最喜欢看的是励志型的电视剧,剧中主人公积极向上,带着希望迂回前进,突破各种困难枷锁,最终实现理想……这样的情节能够激励她,让她不断给自己“打鸡血”。

“不能让自己停下来!”这是姜琳常说的一句话。言必行,行必果,她给自己设置一个又一个的目标,每当一个项目完成时,另一个项目也已经开始。

如今,在“读后续写”项目的基础上,姜琳与团队正在对此前创建的“跨洋互动”项目进行重新培育。“跨洋互动”项目是利用现代技术与社交媒体属性,与美国高校合作,实现不同国家的学生之间互动交流,进而加强体验他国文化与语言环境,最终提升学生的语言能力。

这一项目最早是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学院已故教授郑超主持提出,近年来因缺乏集中的培育而发展缓慢。郑超此前不仅是团队的“带头人”之一,也是姜琳的伯乐和引路人,一直认可她的科研与教学能力。如今,姜琳希望能够继承他的遗志,把“跨洋互动”项目重新做下去。

面对面

羊城晚报:您倡导科研与教学并重,但作为一名青年教师,要平衡这一点很难,您有什么好的经验?

姜琳:我认为科研做好了可以反哺教学,科研中形成的新想法可以应用到教学中。当然,现在有很多老师的教学和研究是分开的,挂不上钩,尤其是上升期的老师,会很痛苦,时间和精力很难平衡。但是,我认为哪怕再辛苦也必须要有自己的科研成果,在经过一定的积累后,就要在科研和教学上进行创新。

羊城晚报:您提到要不断给自己设立目标,“不能停下来”,这种自我管理和激励是怎么形成的?

姜琳:我这个人喜欢忙碌一些,然后享受取得成果的过程。实际上,当你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经停不下来了,有一个团队在跟着你一起往前走,你不能突然停下来,必须要不断继续做下去,现在我感觉只能做到退休才能停止了(笑)。

羊城晚报:“读后续写”以及“续理论”长期来看对外语学习和文化交流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姜琳:我认为,读后续写方法以及由此催生出的外语学习“续理论”一方面为改变我国外语教学和教材编写长期惯于搬用国外理论的局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另一方面为破解外语教学和学习费时低效的困境、提升我国人才的国际竞争力、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推广汉语国际教育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人物志

姜琳

女,1980年生,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语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第八届校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二语习得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写作教学与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第二语言习得,在Second Language Research等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40余篇;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等出版学术著作3部,教材1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等近20项课题;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1项,省级教学成果奖2项,省级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1项。

心推荐

《当幸福来敲门》:只有一路勇敢向前

《当幸福来敲门》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影片中的故事告诉我们:生活没有任何捷径,只有一路勇敢向前,依靠自己的梦想和信念,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才可以在这样努力的过程中证明自我,一切努力才会显得值得,最终迎来那幸福的时刻……

一句话

Live beautifully, dream passionately, love completely. (活要活得美好,梦要梦得热烈,爱要爱得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