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国极限达人汇聚《巅峰之夜》,总导演刘昕充满信心:

“达人秀依然有吸引力”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04月20日        版次:A11    作者:艾修煜

李玟

大卫·福斯特 邬君梅

谢娜

2010年美国达人秀冠军Jackie Evancho在《巅峰之夜》第一期节目中惊艳亮相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4月19日起,湖南卫视第二季度重磅打造的全球顶尖才艺秀《巅峰之夜》接棒《声临其境》第二季,于每周五晚黄金档与观众见面。近日,羊城晚报记者参与了节目媒体互动秀,并专访了节目总导演刘昕,听其揭秘台前幕后的故事。

重启模式:达人秀还有市场

四位见证官

作为一场全球达人们的才艺大比拼,《巅峰之夜》的最大看点莫过于63组来自49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巅峰挑战者首次汇聚中国。其中包括英国达人秀、美国达人秀、亚洲达人秀的获奖高手,以及国内多位获得过国际大奖的艺能大咖。

羊城晚报:“达人秀”几年前曾风行一时,为何现在又“重启”这种节目模式?

刘昕:其实,达人秀的国外出品方Fremantle Media公司一直计划做一个世界版本,只是因为难度太大了,所以直到现在才得以实现。另外,各国版本的达人秀基本上都是非常成功的,证明这个节目模式受欢迎。

羊城晚报:有没有担心观众对节目没有新鲜感?

刘昕:不担心。首先,我们的合作方对这个节目有着长期的研究,另外,达人表演是有固定受众的,它也许不如现在的一些流行网综模式那么创新和吸引年轻人,但它是一个合家欢的节目,老少咸宜。

羊城晚报:现在的信息传播很快,被“剧透”过的节目,观众还会看吗?

刘昕:绝大多数普通观众,接受的资讯密度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另外,我们还会对表演进行包装和升级,让观众感受到节目的全新魅力。比如,Bello Nock的表演之所以经典,不仅在于惊险,更在于幽默,而我们可以为观众解读。

羊城晚报:包装和升级,具体指哪些方面?

刘昕:升级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表演方面的升级,包括舞台灯光、特效、道具、服装等的升级;而更重要的是人物表现的升级,比如《肩上芭蕾》这么一个表演,如果你仅仅在剧院看,绝不会像在荧屏上看这么感动,因为我们把表演背后的爱情故事、两代人之间的爱与传承等等进行了电视化呈现,这些才是打动观众的要素。

羊城晚报:内容升级的最大难点在哪里?

刘昕:是语言。台上会出现十几种语言,而交流的时候都要通过翻译。我觉得,如果我们把语言的隔阂解决好了,这个节目一定会成功,但我们现在还不敢吹这个牛。

嘉宾组合:李玟邬君梅加盟

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巅峰挑战者们,嘉宾也是节目的一大看点。16座格莱美奖得主大卫·福斯特,此次与谢娜、邬君梅、李玟一起担任“见证官”,让乐迷兴奋不已。李玟也激动地表示:“我是David的歌迷,买的第一盒卡带就是他制作的《终极保镖》。可以说,他是我歌唱之路的启蒙者。”此外,王祖蓝在节目中担任“双语主持”,也受到网友关注。

羊城晚报:“1男+3女”的见证官组合,是不是有点“重女轻男”?

刘昕:综艺节目80%的评委组合都是“两男两女”,而我们这次就有意打破这个框框。《巅峰之夜》80%的表演者,都是外形非常帅气的肌肉型男,所以我们希望更多地从女性视角来点评。其实,女嘉宾的直觉和感性认识,跟观众是最接近的。

羊城晚报:李玟和邬君梅都不是综艺咖,为什么会选择她们?

刘昕:我期望《巅峰之夜》综艺感更强一点,所以第一个就把谢娜定下来了。另外,我们找的是真正喜欢“见证官”这个角色的人,李玟和邬君梅都是这样的人选。每期节目的录制时间有六七个小时,如果你没有那么喜欢的话,漫长的录制真的挺难熬的。

羊城晚报:这些见证官身上最大的共性是什么?

刘昕:四个见证官都是有语言优势的人。谢娜的英文稍微弱一点,但是没有关系,她天生敢于和不同语言的人交流,她可以用她的肢体、她的表情去表达。邬君梅和李玟是中英文切换自如的。至于大卫不懂中文,我们给他配了同声传译。

全新赛制:优势在于有悬念

《巅峰之夜》将通过九场入围赛、三场突围赛和一场总决赛完成这场全球挑战。其中,入围赛采取单场车轮战的方式,突围赛和总决赛将构成“巅峰冲刺月”。500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观众进行现场投票,每期的“观众之选”成为当期节目的晋级者。刘昕还透露,在最后四期节目,见证官们还将邀请自己的亲密好友现场助阵。

羊城晚报:和以往的达人秀相比,新赛制的突破和优势在哪里?

刘昕:本来在Fremantle的达人秀制作宝典里面,是不接受车轮战、晋级、决赛模式的。这些是我们提出来之后,他们接受了我们的提议。这个全新赛制,最大的优势在于留有悬念,这符合观众最基本的好奇心理。

羊城晚报:Fremantle Media为何选择了一家中国的电视台作为合作对象?

刘昕:他们之前一直在全世界寻找能够承制世界版节目的机构,但因为表演的复杂性和组织难度,他们没有找到,最后在中国才实现了。这说明中国电视节目制作已经进入了世界一流水平,而且我们有这个经济实力去完成。

羊城晚报:节目版权如何归属?

刘昕:这个模式如果成功了,我们和Fremantle双方共同拥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