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含英咀华】

鸡丁、汉堡…都是符号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04月21日        版次:A07    作者:黄维樑

黄维樑 香港学者、作家

不久前一则新闻:中美贸易谈判双方代表,开会时决定不喝咖啡也不饮茶,只喝水;会后便餐,美方代表吃的是茄子鸡丁,而中方是牛肉汉堡。茶、咖啡、鸡丁与汉堡,都是“符号”。汉堡包那个黄色大M,当然更是符号。西方传来数学的加减乘除号、红黄绿的交通灯号是符号;我国原有的五行和八卦,以至道教的符咒也都是。近来新闻里华为和波音那些标志也是;甚至古代的关云长、现代的祥林嫂等小说人物,也都被称为“符号”。

方块字乃古人观兽蹄鸟迹种种符号而演化出来的,文字自然都是符号。我们生活在符号之中。有一本书名为 Metaphor We Live By(《我们赖以生活的比喻》),极言生活中用比喻的重要。比喻是符号的一种,扩充来说,我们可撰写多册《我们赖以生活的符号》,以明道理。

符号如此重要,符号学(semiotics)近世兴起;我每次收到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电子月刊》,就惊叹其蓬勃发展。所长赵毅衡教授早年研究“新批评学派”,成绩斐然;近年在我国西部文化中心的成都,集聚少长学者,得夫人陆正兰教授襄助,建立了符号学的重镇。当代文学学者颇有钟情于“文化研究”,也就是我所说的“大文学研究”的,符号学正是其中重要成分。

符号学是什么?赵毅衡一言中的:“是关于意义的学说。”请看,sign意为符号,从sign而来的significance就是意义了。前述中英双方谈判代表选择或不选择鸡丁、汉堡、茶、咖啡,这些符号各自有何意义,深度关注时事的人,必了然于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