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夏飞“雪”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05月14日        版次:A06    作者:陈秋明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陈秋明

北方的杨絮是恼人的,广州的棉絮是讨喜的,因为这种会飞絮的树,有一个浪漫的名字:美丽异木棉。

初夏的羊城,美丽异木棉(与木棉树差别巨大)开始飞絮。由于前段时间雨下个不停,街坊也就没见到飞“雪”。这天天公作美,太阳公公还露脸了。在天河公园北门,“飞雪”景象吸引街坊驻足玩赏,有大姐还拾了一大袋,说:“回去做枕头用”。不过,与北方满地大肆飞杨絮的恼人景象比,广州的飞絮可谓是小意思啦,大姐即使捡一整天,估计也塞不满她的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