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 居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08月13日        版次:A11    作者:羊 毛

□羊 毛

柯局长喜欢搬家。个中原因只有他和老婆清楚。柯局长的老婆会叉着手,无可奈何地对别人说:“没办法啊,现在这人吧都贼精的,一不留神有人哪天找上门,给你扔个糖衣炮弹怎么办?哎,咱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见听者似乎相信自己说的话,柯局长老婆心中很高兴,她对柯局长说:“怎么样?嘴是长在自己脸上,话不是由着自己的嘴说嘛!”柯局长喜欢搬家,其实根本动机是在故意躲邻居,他内心惧怕马大姐、老王那些人。老婆说搬家是想躲“糖衣炮弹”,可是搬家怎么可能轻易甩掉送礼的人?只要是想托关系办事的人,领导的家搬到哪儿,他们找不到?

马大姐是柯局长家的第一任邻居。逢年过节,或者有客人登门,马大姐总会打开家门,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对门。柯局长为了堵马大姐的嘴,就让老婆将别人送的东西,诸如螃蟹甲鱼野猪肉等吃品,分送一些给马大姐。但马大姐喜好炫耀,常常会对他人说,“哎,正宗的野猪肉,你们没吃过吧?真是香啊,不是沾咱们柯局长的光,我也吃不上哩。”柯局长无奈之下,就想到了搬家。对此,老婆也很支持,夸赞柯局长说:“我怎么没想到搬家呢?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嘛!”

柯局长第二任邻居是老王。老王倒是沉默寡言不多讲话,有时在楼道口相遇,柯局长想和老王打个招呼,老王却阴着脸只是微微点下头。柯局长私下对老婆说,这样的人更可怕,咱还是搬家吧!

柯局长后来每隔两年,就要搬一次家。邻居太多,柯局长夫妇对后面几任邻居,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搬家对柯局长来说,也并不是一件难事,房子转手处理给熟人,每次还能多赚几个钱。

随着年龄增长,柯局长搬家有点累了,也不想再折腾。他对老婆说:“这次你一定要用心打听打听,选一个合适的邻居,把家安定下来。”老婆不负重托,终于又选好了新家。她对柯局长说:“搬家过来这十几天,你没有看到对门的主人吧?”柯局长点点头。老婆告诉柯局长,对门的邻居是个单身汉,而且患有失忆症。柯局长满意地笑了。

一天,柯局长正开门送客,对面的门“吱”的一声打开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马大姐!”“柯局长!”柯局长家的第一任邻居马大姐,手叉着腰微笑着向柯局长打招呼。

不久,马大姐的心中乐开了花,在柯局长的关心下,马大姐女儿的就业问题终于有了着落。马大姐对老伴炫耀说:“怎么样?有了柯局长这个好邻居,闺女这次找工作,咱可一分钱都没花。”

又一天,马大姐正在厨房做饭,老伴忽然慌慌张张跑进门,对马大姐道:“不好了,不好了,柯局长出事了,刚才几位调查人员来他家里搜查。”马大姐望着老伴脱口道:“柯局长是柯局长,关我们什么事!”这句话刚说完,她忽然醒悟过来,身体瘫倒在椅子上。老伴紧张地一边帮她捶背,一边难过地说:“闺女找工作虽然没花钱,可为了买下这房子,咱白白多出了二十万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