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70年前广州解放前后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广州解放70周年。当年,我有幸随解放军南下,进入广州,参与接管工作。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08月13日        版次:A11    作者:鲁 阳

□鲁 阳

接管旧报馆

1949年10月,我作为中共中央华中局南华工作队队部成员,到江西赣州等候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常委扩大会议(史称赣州会议)的统一部署。在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大会之后,组织上宣布我被安排在军管会文教接管委员会新闻出版处工作。10月14日,我跟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广州军管会文教接管委员会主任李凡夫同志乘车到达粤北翁源县龙仙圩。当晚传来广州已被南下大军解放的喜讯。16日傍晚,我们到达广州,从沙河进城,一直赶到太平南路的新亚酒店(这是已被我军进驻的一个地下党组织驻地)。

10月21日,广州市军管会对外公开宣布成立,由叶剑英、赖传珠分别担任正、副主任。军管会下设的文教接管委员会主任由李凡夫担任。文教接管委员会的新闻出版处正、副处长由王匡、罗戈东担任。以罗戈东为首,由向明、姬星波、阎培涛、鲁阳、张演、杨嘉、吴柳斯等组成的几个军管小组,分别前往广州各报馆进行接管工作。

我是在10月22日和姬星波、张演同志作为军管小组成员,由几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陪同,前往光复中路的《西南日报》社,开始接管工作的。我们一到报社,就把军管会“约法八章”贴在门内外墙上,随即召集全体报社人员,宣布从即日起停止该报出版,由军管小组接管所有房屋、设备、文件、人员等。在接管工作告一段落之后,就开始对被接管人员集训。当时广州军管会文教接管委员会新闻出版处把各报社的编采经管人员集中起来,开办了一个学习班,我负责主持,由军管小组的一些同志讲课。我在学习班作过一个题为《人生观的根本问题是为谁服务的问题》的报告,事后我听说,香港有一份反动报纸,竟登了一篇题为《广州新闻界集中营铁幕》的消息,说:头目鲁阳专门给广州新闻界人士“洗脑”。我们军管会的同志都觉得既好气又好笑。

我曾在若干年前,访问离休已久、与我一起接管过旧报馆的原暨大老校长罗戈东同志。我俩谈到当年接管过程的三点体会:一是军管小组不折不扣、认真执行军管政策。二是军管小组切实依靠工人群众,抓紧准备恢复生产。三是军管小组成员坚持艰苦奋斗、廉洁自律的作风,警惕“糖衣炮弹”的袭击,从而在接管过程中没有人违法乱纪和出现严重错误,胜利地完成了我党交给的接管任务。

开展文化教育建设

叶剑英率领华南分局全体成员进入广州后,立即抓紧进行建立和巩固人民政权的工作。一是开展接管工作,二是建立各级人民政府和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三是维持社会治安,四是整顿金融秩序,五是保证物资供应。

之后,在开展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镇压反革命三大运动的同时,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并且开始文化教育建设:如开办党的机关报《南方日报》,接管国民党报纸和亲国民党的报纸。之后又组织出版了统一战线报纸《联合报》,开办广东第一个人民广播电台(初名广州人民广播电台,后改名为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叶剑英同志非常关心文艺工作,新中国成立前夕在游击区成立华南文工团时,他就批准用外汇购置乐器,并多次观看演出。从1950年起,广东省成立了新华书店和电影放映队,各市陆续建立了文化馆。各市还先后增设公立医院、区卫生所、妇幼保健院等卫生机构。

为培训革命干部,广东解放之初,就以叶剑英兼任校长的南方大学,培养了革命干部1.323万人,还有1200多名教职工也在这所革命大学一起成长,从而为华南地区干部队伍输送了大批新生力量。与此同时,还开办了广东军政大学、华南分局党校等等,为广东培育党政军干部作出了重要贡献。叶剑英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在使用南下干部和广东地下党干部的同时,大力培养了大批新干部。例如,广东土改团就有许多是南方大学毕业的学员。

另一方面,是接管和接办华南地区的各类学校,对旧教育进行改革,贯彻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公民的方针,建立思想政治工作制度,组织师生参加各种政治运动和社会实践。各级学校的学生迅速增加。

华南分局为搞好干部队伍的建设和对人民群众的政治思想工作,在建立各级党委、团委的同时,分别成立了工会、妇联、学联、文联、工联、侨联、工商联等人民团体组织。叶剑英特别强调党员干部和党外干部、外来干部与本地干部、新干部与老干部、上级与下级干部、军队干部与本地干部的团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