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朋友当如刘与柳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11月17日        版次:A11    栏目:    作者:刘诚龙

    

  

  

  □刘诚龙

  

  柳宗元与韩愈,史称韩柳;柳宗元与刘禹锡,人称柳刘。韩柳合称,源于文章;刘柳合称,源自情谊。韩柳韩柳,可无可有,写不写文章,有甚要紧?刘柳刘柳,当有未有,人生可以缺文章,不可缺友。

  刘禹锡与柳宗元,都生于公元772年。贞元九年(793年),刘禹锡与柳宗元同榜进士及第,同年登博学鸿词科。

  刘禹锡与柳宗元的感情是真的。他俩不是利益攸关,而是志同道合。同在职场,并不以互相投票作利益之盟,而是以政治理想作道义之友。安史乱后,唐朝走下坡路,唐顺宗也想来个大唐中兴,他信任王叔文,搞了一次永贞革新。这次改革的改革派多有识之士,刘禹锡与柳宗元是其中两大将。永贞革新是改革派与太监们的一场决斗。

  唐朝太监专权是蛮厉害的,唐朝弊政多半出自太监。这次永贞革新,来得猛,败得惨,前后只有146天。参与改革的八大猛将,一个个都被贬谪,有意思的是,不论职别高低,权力大小,同时被贬为司马:韦执谊被贬为崖州司马,韩泰被贬为虔州司马,陈谏被贬为台州司马,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韩晔被贬为饶州司马,凌准被贬为连州司马,程异被贬为郴州司马。这次改革,也被称为“八司马事件”。

  巴山楚水凄凉地,其实呢,地是不凄凉的,是心凄凉。刘禹锡所贬朗州,是湖南常德,这里是鱼米之乡,气蒸云梦泽,波撼常德城,不凄凉。

  刘禹锡后来被召回长安,写了一首诗,不知道算不算唐朝文字狱,诗曰:“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桃花也是咏不得,当朝者读之,心中大不快:刘禹锡你甚意思?是说若你刘禹锡在,官场没我们什么事?那我们就给你什么事看看。刘禹锡在长安屁股没坐热,这些家伙又想着打压,动议将刘禹锡贬去播州。

  播州者,贵州遵义,群山沟壑,山路崎岖,古时乃不毛之地,苦哉苦哉。柳宗元听说老友贬去了这地方,放声大哭。贬朗州是贬,贬播州是贬,贬朗州时,两人互道珍重,喝酒壮行: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贬播州了,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啊。旁人问柳公,不必如此伤感,柳公说:“禹锡有母年高,今为郡蛮方,西南绝域,往复万里,如何与母偕行?如母子异方,便为永诀。吾与禹锡为执友,胡忍见其若是。”

  一个大男子,哭得那么伤心,让人泪目。柳宗元感人心者,不止于此。其时,柳公也贬了永州后,再贬柳州。柳州虽仍是化外,到底开化得多,是个好地方,人称是,生在苏州,穿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美人只合湖湘老,好人只合柳州死,到底有副好棺木。柳宗元不是哭一番以示同情,他是边哭边疏,放下身段,向当权者求情:“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把我跟禹锡换一下吧,贬我去播州,把禹锡贬来柳州。

  同事之间,朋友之间,深情有没有如柳宗元者?请回答;厚意如柳宗元者,请回答,有没有?官场之同事,上酒楼猜拳划令的,多,蛮多,多得很;文坛之朋友,上青楼征歌选色的,多,蛮多,多得很。苦地方我去,好地方你来,官场与文坛,这般哥们还有没有?柳宗元不是摆姿势,他是动真心,他考虑的是,刘禹锡母亲老了,母亲不能跟他同行,老友若此去,便是母子永诀。要死我去死,得让朋友母子团圆,共享天伦。

  朝廷上有个叫裴度的,也为柳宗元悲情感动,含着泪去朝廷说情。最后,朝廷改了处分,将刘禹锡从播州改贬广东连州。

  柳宗元曾作诗《重别梦得》: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岐路忽西东。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所表之情是,待到六十花甲,咱俩乡下安家。不是男女抒情,而是朋友叙事。难得,真是难得。刘禹锡自然也是深情如老酒:弱冠同怀长者忧,临岐回想尽悠悠。耦耕若便遗身老,黄发相看万事休。

  六十花甲,刘柳不曾乡下安家。果然是死在柳州。柳公没能等到退休,更没能等到重回长安,他死在贬所,仅47岁。其时也,刘禹锡九十岁老母去世,他护送灵柩路过衡阳,把老母稍作安置,赶去料理柳宗元后事,泪如滂沱大雨,抚灵痛哭:“呜呼子厚。卿真死矣。终我此生,无相见矣。何人不达?使君终否。何人不老?使君夭死。皇天后土,胡宁忍此。知悲无益,奈恨无已。子之不闻,余心不理。含酸执笔,辄复中止。誓使周六,同于己子。魂兮来思,知我深旨。”文中周六,是柳宗元孩子,刘禹锡对天发誓,一定将他当自己孩子。周六此后,一直由刘禹锡养大。

  不只替柳宗元抚养孩子,刘禹锡到处搜寻柳宗元遗诗遗著,历二十余年,将柳宗元著述收集起来,整理出版,这就是《柳河东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