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乡下的风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11月17日        版次:A11    栏目:    作者:钟剑文

    

  

  

  □钟剑文

  

  在你不留意时,风就来了。它悄悄靠近你,在身边徘徊,或牵起你的衣袖。其实,在乡下风是无处不在的,村边的树点点头,就是风在那里玩耍;屋顶上的炊烟扭扭腰,就是风在那里飞舞。或者只要你招招手,风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你过来了。

  风是你在村庄里最亲密的玩伴。那时的你推着铁环在风里飞奔,拽着风筝在风里欢呼;那时的狗尾草在风的怀里打滚,蟋蟀在阳台上迎风歌唱。少年如风,风如少年。你们手挽着手一起走过小河浅滩,一起走过阡陌田埂,一起在田野上摘野菜、捉泥鳅、互相追逐,或者灌老鼠洞。那时父亲刚刚病逝,母亲也借故离开了,只有风不离不弃陪伴在你身旁,给你安慰,为你擦干泪痕。有风相伴的那些日子,你暂时忘记了孤独,忘记了苦难。

  对于风你是十分佩服的,风是那么力大无穷,它可以撼动大树;风又是那么体态轻盈,即使在瓦面上走过了无痕迹,扬不起一丝尘埃。风简直是无所不能的。你对风甚至有些依赖。那天傍晚你在屋后晒场上放风筝,不料风筝挣断线后脱缰飘走。你急了,望着天上断线的风筝直追而去,走过山岗,走过河流,走过树林,走啊走,忘记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当你停下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迷路了。天也渐渐暗下来,望着四周黑幽幽的山林,你是那么害怕、绝望无助。你大声叫喊,可回应你的只有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

  你强力让自己镇静下来,顺着风吹的方向往前走,风往哪里吹你就往哪里走,一直走,一刻也不敢停下来……当你跌跌撞撞回到村子时,已是午夜时分了。村子里火把闪动、人声嘈杂,他们正在寻找你。当你的弱小疲惫的身影出现在村头时,正在屋角哭喊的无助的奶奶一把抱住你:“傻伢,你去哪了,你去哪了……”大家都在小声议论:“这孩子命真硬,走那么远还能自己回来。”只有你明白,那是风将你捎回来的。自此,你认定风是你一生的方向和依靠。

  平日里,风在村子里四处游荡,从这条巷道到那条巷道,从村头到村尾,这家瞅瞅那家瞧瞧。风熟悉村子每一个角落。风也熟悉村子每一个人的脾性,村前的张大爷就好喝两口,隔壁的李叔编竹笸箩手艺高超无人能比,还有大宝新娶的媳妇肚子大了,三婶的女儿今年考上了大学,等等,这些风都知道,并且在村子及时传递,只一上午工夫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村子里的人都喜欢风,都离不开风。

  村子怎能离开风呢?春天里需要风来播雨帮助种子发芽,夏天里需要风来帮助稻子扬花,秋天里需要风吹黄庄稼,就是冬天里也需要风来赶走灰霾。

  与风相处久了,你也熟悉风的秉性和爱好。你知道了乡下的风的很多秘密,比如风是有颜色的,有时是满眼绿色,有时是漫天金黄;比如风是有声音的,有时是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有时是惠风和畅丽日晴天;比如风是有味道的,风会把晾晒在屋檐下的腊肉的醇香吹遍村子每个角落,让路过的人频频回头留恋地张望。

  在村庄里你常常与风结伴而行,在风里学会了独立、学会了思考。那个风一样的少年渐渐长大,窥探着外面的世界。离开村子时候,你与风依依惜别,风一直把你送出村子很远,很远。

  城里也有风,但透过柏油路的风常常夹杂着大量汽车的尾气和喧嚣,常常让你透不过气来。

  再回去的时候已是深秋了。得到消息的风已早早在村口迎接了,风没有问你离开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音讯、没有问你在外面的日子过得怎么样。而你内心却泛起了一丝羞涩,久不回乡成了客啊。风没有注意到你的窘态,风依旧热情如故,像当年一样与你热情拥抱,甚至亲了亲你的脸庞。然后牵着你的衣袖,为你细心吹开落在路面的枯叶,牵引着你一路向前,走过巷道,转过屋角,推开了虚掩的门,走进院子,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传出来:“谁啊?”一时,你的眼泪汹涌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