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拓市场,注重国际挖掘县乡 连供需,新型基建提高效率

专家:广东要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群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1月13日        版次:A03    栏目:瞩目的答卷 崭新的征程——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    作者:黄婷、王漫琪

    

  总策划:刘海陵 林海利  总统筹:孙璇 吴江 执行:王漫琪 孙晶

  

  羊城晚报记者 黄婷 王漫琪

  

  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大多数人的选择离不开“逛吃”和“买买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3日14时,元旦假期三天广东全省共接待游客1169.1万人次,同比恢复75.5%,旅游总收入67.5亿元。

  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元旦假期消费热情高涨,为新一年广东落实扩大内需战略创造了良好开局。

  “未来时期,中国不仅要稳固世界生产中心的地位,还将成为世界消费中心,这必然对需求侧管理提出了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要求。”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金山认为,广东要比其他省市更加注重国际市场,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群,同时加快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国际化、智能化助推广货“出道”

  

  2020年12月23日晚,广州天河路商圈华灯璀璨、流光溢彩,2020广州国际购物节在这里拉开序幕。

  2012年以来,广州国际购物节经过8年打造,已成为广州乃至华南地区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促消费品牌活动。

  目前,广州正着力打造综合性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擦亮时尚之都、美食之都、会展之都、电商之都、定制之都五大名片。广州国际购物节突出时尚购物、定制消费、数字消费、商旅文融合等主题,为广大消费者带来一场岁末年初的消费盛宴。

  刘金山表示,广东拥有丰富的产业体系,能够就近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广州、深圳要引领珠三角其他城市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群,吸引全世界的消费者,并以此重铸广货辉煌。

  一些兼具本土特色和国际风尚的消费地标正在涌现。2020年7月12日,广州超级文和友开业,用老广州符号拼贴出极具年代感的视觉冲击,当夜排位数突破2500;广州北京路步行街经过改造,街道更加宽敞,街区变得潮流,引入了更为科技感的内容,包括覆盖5G网络、增设灯光秀、户外裸眼3D超高清曲面屏、推广无人送餐、无感停车等;天河路商圈未来将打造国际消费示范区,发展“首店(首发)经济”,创建离境退税示范街区,打造天河智能商贸示范区。

  “当前,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的消费不只是停留于单纯的物质消费,更注重符号消费和精神消费。”刘金山认为,以广州为例,各个商圈可以打造网红“打卡”点,利用互联网的传播效应进行推广,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前来消费;本土品牌要加快布局跨国电商平台,不仅可以推介产品和服务,也可以充分展现城市和区域的品牌形象。

  支付宝数据显示,2020年2月以来,广州数字消费呈逐月上升趋势,9月较2月环比增长240%,恢复并超过春节前消费水平,前三季度稳居全国第三位,夜消费居第二位。广州整体消费强劲,国际化消费程度高,时尚产业规模领先,商圈出行指数快速攀升,夜经济活力充足,千年商都购销两旺。

  

  汽车、家电下乡挖掘县乡消费潜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把扩大消费同改善人民生活品质结合起来。有序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费购买的规定,充分挖掘县乡消费潜力。

  2020年4月13日,经广东省政府同意,多部门联合制定印发了《广东省关于促进农村消费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从激发农村的实物消费潜力、加快完善农村的基础设施、加强政策和机制保障三个方面推动农村消费提质升级,让发展的成果更好惠及农村居民。

  如何促进农村消费?刘金山告诉记者,首先要提高农村居民收入,从而提高他们的支付能力,即产生潜在需求;其次要激发消费者的意愿,潜在需求才能转化为有效需求;最后是要降低消费的交易成本,疏通难点、堵点,有效需求才能转化为实际需求。

  “充分挖掘县乡消费潜力,就是要畅通不同需求层次的相互转化渠道。”刘金山强调。

  家电下乡、汽车下乡专项活动是《措施》中的两个关键举措。刘金山表示,目前城市家庭已基本配备了私家车,而乡村也出现了消费品类升级的趋势,汽车下乡恰逢其时。同时,汽车还可以作为代步工具,大大缩短乡村和城市的时空距离。

  广东金融业下沉服务重心,贴身服务农民生产生活需求,发放农村消费贷款余额超3000亿元,惠及150万农户;广汽汇理汽车金融公司个性化定制“农户贷”产品,2020年11月末,累计发放11803笔总贷款金额8.41亿元的农户汽车贷款。

  

  发力新基建提高供求匹配效率

  

  从经济学“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与消费需求和净出口不同,基建投资是唯一兼具供给侧与需求侧含义的,它不仅构成了当下的需求,也提升了未来的供给能力,还将作为基础设施赋能社会经济各部门的运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

  云计算是新基建的底座,云化、数字化是疫情期间的刚需,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等数字应用需求激增,大幅提高了云资源的使用。腾讯《数字中国指数报告(2020)》显示,2019年全国用云量总体达1012点,实现了118%的高速增长,以广州、深圳为双核带动的珠三角城市群数字化程度远高于其他城市群;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全国各月份的用云量均明显高于去年同期。

  2020年11月,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广东省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实施方案(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广东新型基础设施发展水平领先全国,初步形成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科技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支撑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的新型基础设施体系。

  “未来的基础设施一定是智能化的,新基建要替代旧基建,这个过程也是为了使我们整个社会拥有更高的运行效率,本质上还是回归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上来。”刘金山表示。

  同样的,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讲师肖旭也认为,新基建大潮下,互联网对企业与消费群体的覆盖进一步扩大,以远程办公、在线课堂、智慧医疗等为代表的新业态有力地提振消费;企业利用大数据提炼需求趋势,有助于进一步提高供求双方匹配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