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擅寄情写神,画眼中所见 一个精以笔寓志,画心中所思

李劲堃,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美术学院校长,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一级美术师。

来源:艺术周刊     2018年01月13日        版次:A02    作者:黄立婷

1月13日——3月1日,陈永锵和区广安联手在广东档案馆举办一场以“传统·生活”为主题的艺术档案展。

有人说他们是:

一豪迈,一谦慎。

一热烈奔放,一古意盎然。

一为“怒目金刚”,一是“低眉菩萨”。

一为“大江东去浪淘尽”,一是“杨柳岸晓风残月”。

一个永葆“坦诚之心”,一个常怀“谦恭之态”。

一擅寄情写神,画眼中所见;一精以笔寓志,画心中所思。

一借张扬的生活气息,折衷融汇;一以含蓄的笔墨韵致,临古求新。

……

陈、区二子,究竟是如何的“和而不同”?

本期《艺术周刊》特策划“和而不同”专题,专访了李劲堃、朱万章、刘释之、高山樵四人,试从品藻、术解、容止、言语四个方面,进行探讨。

陈永锵和区广安两位艺术家如何的“和而不同”?广州美术学院校长李劲堃就两者在艺术风格、个性等方面的特色分别进行了阐述。李劲堃认为,无论是紧随“传统”还是追求“创新”,都是艺术家个人的选择,这个时代需要各式各样的艺术家。

理念决定风格

谈起陈永锵和区广安,李劲堃会心一笑,道:同是南海西樵人的他们共同点还真多。不同之处也很明显,概言之:陈永锵擅寄情写神,画眼中所见。区广安精以笔寓志,画心中所思。

李劲堃说,二者在艺术风格上的不同,归根结底是二人在艺术理念上的差异。陈永锵跟随岭南画派诸名家研习绘画,其艺术走向也是秉承着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精神学习和创作。区广安7岁开始跟随国画研究会传人袁伟强老师学习绘画,主要继承的是元明清以来优秀的绘画成果,沿着“临古以求新”、“艺术高于生活”的思想进行学习和创作,二人艺术继承的脉络和学理的不同,构成了二人对艺术的认知不同,也形成了各异的艺术发展轨迹。

“寄情写神”VS“以笔寓志”

“艺术是一种有尊严的、快乐地享用自由人生的生活方式。艺术风格的实质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艺术家的人格、人性和情感。”陈永锵如是认为。

“艺术是用哲学和诗歌的思维,通过不同的载体去表现美。艺术风格的实质是胸襟、抱负、学问的总和。”区广安这样表达。

“如果让你各用一个词概括陈永锵和区广安的艺术风格,你会用什么?”我问。

李劲堃想了想,答道:“寄情写神”、“以笔寓志”。

李劲堃进一步阐述:陈永锵的“寄情写神”,是通过大量跳跃笔触将自然界中的事物表现得纷繁多姿、热闹纷呈。他推崇的用笔是“直率而不事雕琢”,用率真、直接、大胆的笔触将对生命的触动以及对自然的情感信马由缰地表现出来。陈永锵快言快语,他这样一个人,你让他绕弯、扮高深的话,他会觉得很别扭的。

区广安的“以笔寓志”,则是通过对对象的筛格、过滤,把世间万物归于简洁、明了。乍一看区广安先生似乎静讷少言,可交往久了,你会发现他经常语出惊人,属于偏冷幽默类型,这一点和他的画非常吻合。他的画看着好像冷冰冰的,但又看着看着冷不丁让人噗嗤一笑,例如他的简笔画,经常给人“语出惊人”的感觉。他的性格和他的画面是一致的,让人感觉到沉稳、知分寸、也很到位。

“眼中所见”VS“心中所思”

李劲堃认为:“异曲同工”、“和而不同”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异”、“不同”,艺术是一种精神创作,艺术家独特的个性、独特的表现方式都是艺术家价值的重要体现。从陈永锵早年画鲤鱼的方式来看,他还是追摹着自然界赋予他的感受,应物象形,但是到晚年他更注重书写的符号性,变化挺大的;区广安早年追摹元明清绘画中的古意,但今年来他致力于简笔画的尝试,这又是另一阶段。艺术境界的“高”、“下”是自己认定或者别人判断所得出的结论。其实艺术的“高”、“下”是需要在时代的筛遴下才能完成的。艺术家在绘画过程中,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其创作方法和表现形式都会有所改变,“去繁就简”、“用词少用意深”是艺术家向往和努力的方向。陈永锵和区广安都是将自己对事物独特的感受和认知,通过自己擅长的表现形式,用自己理解的艺术程式表现出来。他们作品中“符号”的运用,其实也是在适应各自内心的“符号”。

如果将陈永锵和区广安的作品放置在众多作品之中,陈永锵的辨识度会更强一些,或许和锵哥强烈的个人性格以及其在作品中所融入的时代气息息息相关,而把区广安的作品放置于历代文人画中,趋同感会更多一些。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概括,陈永锵目之所及,便是其画笔所到之处;而区广安始终在画他的心,表现他心中所想、所藏着的东西。一个画眼中所见,一个是画心中所思。

【采写 黄立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