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弹痕的启示

来源:羊城晚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A13    作者:何浩亮、曾芷延、陈泽霖、钟翠婷、江冰

    

  文题  

  (2019年高考全国二卷)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二战”期间,为了加强对战机的防护,英美军方调查了作战后幸存飞机上的弹痕分布,决定哪里弹痕多就加强整改哪里。然而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指出更应该注意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所以这部分数据被忽略了。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

  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学生作文]1

  分析具体问题,摆脱思维惯性

  □何浩亮 广州市真光中学 高三(17)班 

  “二战”期间英美军方为强化飞机防护,调查其弹痕分布,认为哪里弹痕多就加强哪里。但统计学家指出,应注意弹痕少的位置。事实证明,后者是对的。这件事体现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幸存者偏差”问题。

  对于我们而言,这种偏差是不利于解决问题的。我们应学会分析具体问题,摆脱思维惯性。

  英美军方用惯常的思维方式推导,认为弹痕多的位置是最易遭受攻击的位置,因此要加强该位置的防护,但事实上,那些位置遭受重创而飞机仍能返航,恰恰证明那些部位对飞机影响较小,不需要太多防护。军方的思维方式就是一种惯性思维。惯性思维会影响人们对问题的推导过程,进而影响结果。虽然它有优势,那就是加快解决旧问题的速度,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思维惯性对于人们解决新问题却具有误导、制约作用。因此我们说摆脱思维惯性,具体指的也是在面对新问题的时候。而材料中的“幸存者偏差”,正是源自人们用惯性思维解决新问题。

  如何摆脱思维惯性?这要求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方能正确找出关键所在。加强飞机的防护,是为了提高飞机整体的安全性,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沃德通过逆向思维,提出关注弹痕少的位置,是因为这些位置若遭受重创,飞机往往难以返航,所以从整体考虑,加强这些部位的防护对飞机安全才有重大作用。沃德准确地把握了这个问题的特殊性——只有关键部位遭受重创的飞机才很难返航——这是那些有思维惯性的人很难做到的,他们更习惯于凭过往的经验与直觉来看待新问题。每一个事件都可能存在特殊性,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以一概全。任何离开具体问题的分析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对我们的思维创新不利。

  只不过,惯性要摆脱起来并不容易。但若想更好地担起时代大任,直面机遇与挑战,离开思维惯性这一舒适区是必要的。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始终是真理。

  [教师点评]

  这个作文重点考查的是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强调学生对于自我思维的深度批判及其同生活现实的联系。可关注三个审题角度:一、从内容的角度看,应侧重思考被忽略部分的重要性。如:生活中重要的往往是被忽略的部分;二、从提问的角度看,应侧重分析“现象和本质”的关系。如:透过现象把握本质;三、从思维方式的角度看,应侧重理解,全面而科学的认识事物。如:坚持己见而不盲从。

  这篇作文的优点是中心论点突出,紧扣材料,分析深入。在两个主体段落中,无论是关联词语或者论证方法的使用,都充分体现出比较严密的逻辑思维,这正是高考优秀作文所必备的条件。作者恰当运用因果论证、对比论证等方法,分析得很深入。文末再点出中心论点,并将论点与“担起时代大任,直面机遇与挑战”结合起来,显得大气。

  (广州真光中学 钟翠婷)

  [非师点评]

  这篇文章基本上是对英美军方调查战机防护事件的一个叙述,指出了如何摆脱思维惯性,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但没有举例说明来加强文章说服力。所以文章整体上显得比较平淡,仅限于叙述了自己的观点,没有展开论述,视野也不够开阔。

  文章若要讲“活”,仅仅道理正确是不够的,还要让听众心悦诚服地理解与接受,这就需要更多的辅佐手段。

  (世界华文创意写作协会副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教授 江冰)

  全面认识事物,跳出定势思维

  曾芷延 广州市真光中学 高三(17)班 

  [学生作文]2

  二战期间,英美军方在调查飞机弹痕分布后,决定加强弹痕多的部位。但沃德力排众议,指出应注意弹痕少的位置。事实证明,沃德是正确的。这表明我们应全面认识事物,跳出定势思维。

  全面认识事物,是立足于统筹全局的前提下,也要重视局部。英美军方认识到了弹痕数量对于加强战机的指导性作用,却忽略了细节。但在一定条件下,一些细微的关键部分反而对整体会起到决定作用。只有沃德重视了弹痕少的地方,认为这些地方一旦受到重创,战机恐怕再难返航。他全面认识了战机的弹痕分布,又没有忽略任何一个细节,才做出了正确决定。

  全面认识事物,还应把握问题的多面性,跳出已有思维方式的束缚。对于战机,大多数人只看到了它表面看起来最薄弱的地方,这些地方弹痕颇多。但弹痕多的部位正如木桶上的长木板,如果只是延长这块木板,看上去似乎水桶变大了,但实际上木桶依旧无法装进更多的水,因为最短的那块木板才真正决定着木桶的容量。北宋名相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也告诉我们,其他人只注意到如何从上面将人救出来,司马光却关注了缸的侧面。惯性思维往往会禁锢我们,只有跳出这个“圈”,才会发现更多不一样。

  欧阳修曾写过“祸患常积于忽微”,告诫人们注意细节;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提示我们认识事物要多角度、多方面。古人认识事物如此,今人应亦是。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人们的思维方式开始改变;199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为中国经济建设指出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进入21世纪后,国家意识到美好生态环境是人们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又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这些都是以发展的目光全面看问题的结果。

  还有很多事例带给我们启示,要全面认识事物,跳出定势思维。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有所创新,挑战时代的浪潮。

  [教师点评]

  文章先言简意赅地概述材料,引出观点,然后在紧扣材料、分析材料的基础上,体现了层次分明论证的优点。从论点一“重视局部和细节”,到论点二“跳出思维惯性”,思路不错,种种因果分析十分恰当。论证过程中,能将一些积累的论据恰当地运用起来,也是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用到“木桶理论”和“司马光砸缸”的事例。

  在文章结束前,由古到今,由个人到国家的论述中,如果能再结合观点多写两句点题之语就更好了。

  (广州真光中学 钟翠婷)

  [非师点评]

  这篇作文在叙述军方调查事件过后,较好地选取了很多古人的例子:司马光砸缸、欧阳修的诗词,尤其是苏东坡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样能比较生动地表达出“要对事物进行多角度观察”的观点。

  例子恰如其分,生动活泼,就能大大地增加作品的说服力,这个值得肯定。所谓文采斐然,是也。

  (世界华文创意写作协会副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教授 江冰)

  [学生作文]3

  阅事件全局,揭万物本真

  □陈泽霖 广州市真光中学 高三(17)班 

  “二战”期间,针对战机防护加强出现两种方案:英美军方认为要加强弹痕多的地方;而沃德却认为应注意加强弹痕少的地方。事实证明沃德的正确。由此不难看出:纵观事物全局才能真正揭示事物的内在属性。即阅事件全局,揭事物本真。

  全面看待问题是认识事物的重要态度。作为物质世界的客观事物,任何一个都不是简单的层状分布属性,而是一种外观是混合态、内里是蛛网状的复杂形态的属性。简而言之,即是在简单却多样的外表包裹下拥有着复杂的内涵。因此,全面看待问题自然成为正确了解事物内在属性的基本原则。否则,从单方面或有限的方面作为切口,所反映的也不过是所有属性的一部分。正如沃德所想,他不局限于弹痕分布,更看重战场实情,综合思考,从而揭露真相。故从全面着手,尽可能地揭开外壳,找出深入联系,是认识事物的重要态度。

  全面看待问题是构建联系的必要途径。正确打开核心关键的最佳做法,就是对属性的解构和联系的再构建。沃德不仅关注到了未返航飞机的存在,同时又与弹痕分布作出了合理性探索和联系,从而理顺脉络,提出正确方案。“思想以自己的言语喂养自己,使其成长起来。”全面看待问题使属性的分析和联系搭建的阻力减少,从而又引发新问题,完成不断地深化探索自我。所以它是全过程中的必然前提。

  全面看待问题是解决问题的首选标准。单一方面切入的齿轮可镶嵌在机器的工件上,可由于与其他齿轮的不相符,势必会带来整体运转的无力。沃德通过合理分析所提出的正确方案,不仅解决当下战机加强的问题,同时也为日后战机防护提供了方向,使事情合理运作起来,这也是关键。现代中国建设中同样许多有像沃德这样的人,比如现代5G通信科技的研发中,华为旗下的研究团队正是区别于美国研究人员累叠式的开发,全面研究其本质,通过结构式开发而达到成功。因此,提出问题的合理解决方案,首先应综合考虑它能否普遍应用,适用于全局。否则再多的努力也不过是解一时之急罢了。

  事物是复杂而多变的,我们要正确揭开其神秘外壳,就要考虑全面,注重其整体联系,真正探究其本质,提出合理方法。

  [教师点评]

  文章充分体现了作者逻辑思维的严密,特别是很好地运用了哲学的观点和语言来分析论证,既体现出文科生的优势,又提高了文章的“层次”,特别值得推荐。

  其论证分层:认识事物、构建联系到解决问题,既结合材料又联系现实。其中还引用了泰戈尔名句,升华主题,很有特色。

  (广州真光中学 钟翠婷)

  [非师点评]

  在对二战期间英美军方调查事件叙述后,对事件进行了理智的分析。引用例子偏于科学理性,不够形象生动,影响了作品的说服力。即使有华为旗下研究团队的例子,但如何有效地说明主题?缺少准确性与生动性。作文比较平面,缺少亮点。文若论道,仅合乎逻辑尚不够力,旁征博引,生动演讲,方可征服听众。

  (世界华文创意写作协会副会长、广东财经大学教授 江冰)

  制图/伍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