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零件保供,每天如同打仗;芯片匮乏,争夺资源白热化

这家广州车企有何保供稳供样本?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A14    栏目:    作者:戚耀琪

     汽车主机厂对零部件稳定供应有着高度依赖

  

  图/文 羊城晚报记者 戚耀琪

  

  在世界格局变幻的背景下,中央提出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去年年末以来,芯片供应短缺引发的连锁反应在全球汽车行业持续蔓延,如何补链强链控链,也成为汽车企业的战略重心。春节前后,记者深入广汽乘用车公司,剖析一家车企在严峻环境下稳供的内情。

  

  管控:全面渗入供应链每一层

  

  广汽乘用车采购部配套科,是维护供应链稳定的核心部门。虽然只有21人,但是却承担起对外衔接、稳定链条的枢纽作用。面对500多家供应商10万多零件,零部件与生产供应保障如何对接?广汽乘用车采购部配套科科长陈伟东说:首先是战略思想正确。从公司的整体的机制流程来入手,建立健全的供应保障机制,分兵作战明确,落实到人。产、供、研、销体制联动,每周定期召开供应异常的信息整合会,形成体制。第二个是快速行动,异常通报机制及时共享,24小时实时管控,有异常第一时间通报出来,呈报给公司决策层,快速决策,不耽误时间。

  针对节假日,企业会启动供应保障机制,提前策划,包括生产计划的策划,建库人员管理都要去应对。针对自然灾害,全球芯片供应紧张,也马上会启动供应保障机制来应对。公司生产管理、物流领域、技术中心、质量领域、制造领域联合起来,与供应商一起,做到一点一策一预案应对。

  去年疫情期间,广汽乘用车有一个供应商是湖北的线束厂。十万火急之际,广汽方面发函给对方,在确保防疫防控要求的前提下,把模具工装拉出来,运到江门那边供应商的工厂。但是江门没有新的生产线,于是广汽这边包括品质部门、质量部门、技术部门,以及供应商那边所有的人员参与建立一条生产线。最快的速度是37个小时就建成了一条线!再通过一周的时间进行质量品质认可,这在国内也是难得的例子,对于按时复产起到关键的作用。

  

  拼抢:芯片短缺导致争夺白热化

  

  一台车有很多电子部件,都需要用到不同的芯片,大部分芯片都要依赖国外提供。

  广汽乘用车一张清单显示出本地对国外芯片的高度依赖:恩智浦(NXP)芯片,用在换挡操纵机构、导航主机等,主要产地在马来西亚、菲律宾、荷兰、泰国、新加坡、墨西哥。英飞凌(INFINEON)芯片,用在组合灯、无钥匙启动/智能进入系统控制器等,主要产地在马来西亚、德国、菲律宾、新加坡等地。瑞萨电子(RENESAS)的芯片,用在换挡模块、组合仪表等,主要产地也是马来西亚、日本等地……

  在所有零配件中,进口芯片对汽车生产厂来说是最紧张的事情。不但在广州,全国车企目前都在遭遇这个情况。广汽乘用车采购部门直言今年依然“压力山大”。

  在疫情防控下,很多国家需求锐减,东南亚芯片厂判断失误,进行了减量、裁员,产能马上下来了。当中国V形反弹,主机厂生产都在爆发式增长,生产就跟不上了,由此各个汽车主机厂你争我夺,这个状况一直延续到现在。

  越是重要的芯片越要排队,因为供应商产能有限,分配有问题的,主机厂这边就得去“抢资源”。看谁的反应速度快,到一级供应商不行了,还得上溯到其代理商,再不行就得联系原厂。

  “即使芯片价格炒到十多倍,相对于整辆车的产值来说还是小的,可麻烦的是,给钱也可能买不到。时间越早有可能你得到的分配就多一点。”陈伟东说。目前供应商往往可以应对30多万台年产规模的需求。如果年产百万辆的那种规模,很多供应商又应对不了。所以越是大型企业,困境就越严重。从一级供应商到二级代理商、原厂,三个层面的高层都要去攻关和争取。

  1月广乘开了一个芯片供应商线上大会,涉及多家芯片供应商。会上广汽乘用车对每一家进行逐一的确认,再把芯片的年度需求计划给到供应商,马上抢订全年的芯片。“我们跟供应商不是两家人,既然能够配套,那就是在同一个家里,就要共同去应对。”陈伟东形容。“我们的做法就是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不备。”

  现在一台车里面的芯片,90%都是进口芯片,而且都是核心芯片。国内现在确实还做不到整个完全本地化。比如涉及车身控制的,对稳定性、可靠性、耐久性、可制造性要求都很高的的那种,国产芯片就很难满足。另一方面,5G、家用电器都在抢夺国外的芯片份额,以至于车用芯片都会受到冲击,所以芯片供应就会很紧张。

  

  保供:安全在库至少一周以上

  

  特殊时期,安全在库很关键,备完以后再遇到异常,可以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去应对。以前这个供应商认为企业要给他很稳定的生产计划,然后他就按照计划生产而不管销售市场情况。经过这一次的疫情,弹性供应能力的要求就更高了。比如主机厂原来订购的周期是3-6个月的,现在可能要变成1-2个月或者是2-4个月。现在企业也在扭转供应商的观念,一点点引导供应商也要去适应市场。

  “做供应很辛苦!”陈伟东感叹。现在是每天有日报,上报到公司、到集团,详细到对应的订单可以具体到哪一天,生产链能不能够启动起来,能不能满足?去年疫情到现在,可以说24小时不间断,每个采购员每隔一个时间点就发一个汇报,凌晨2时、5时都在发,精神状态都是高度运转,春节也不能停,甚至要到供应商现场去保供,协助调配的资源。有时遇到产品突然热销,就需要派上百人去跟进。

  原则上要求在广州中转仓至少有一周的产品安全在库,很多供应商去年11月就准备安全库存。

  有了去年疫情的经验,广乘开辟了长假期机制,比如春节、清明、五一、高温假、国庆节等,只要是涉及节假日的话,就要提前一两个月去着手储备。到春节以后,甚至是二三月份,管控都是按照一季度一季度来进行。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供应商工厂,还会严格应对他们的人员流动,防止开工不足。

  从数据上看,广汽集团各车企通过多种措施降低供应风险,将其影响降至最低。自主品牌方面,广汽传祺与广汽埃安在2021开局取得不俗的成绩。1月,广汽乘用车生产的传祺汽车31339辆,同比增长21.1%;销量达34400辆,同比增长5.2%,环比增长9.3%。1月,广汽埃安产量7347辆,同比增长143.7%;实现销量7356辆,同比增长149.4%。其中Aion S销量首次突破6000台,同比增长130.1%,在纯电中高端轿车市场中销量仅次于Model 3,龙头地位继续得到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