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转让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4月07日        版次:A11    栏目:    作者:梁柏文

    

  □梁柏文

  

  阿林和阿木这对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又回到了昔日两人合伙承包的这个林场。当年种下的树木已死掉大半,剩下山脚的一部分,也叶黄树弱,毫无生机。

  当初,他们承包几百亩山岭,种植名贵树木,估计10年成材,收入可观。

  可是,他们事先对情况估计不足,这山岭地势高,又没搞自动灌溉,树木自然缺肥缺水,不是枯死,就是生长缓慢,难以成材产出。后来阿林去了国外,渐渐对林场不再投入。阿木自然也独力难撑,就打算放弃了。

  阿木想,长此下去不是办法,还要交地租呢,就想尽快出手转让。

  阿木去电与阿林商量。阿林让阿木看着办。

  “看着办”三个字,让阿木左右为难。他曾放出转让风声试探行情,竟无人问津,此事暂告一段落,可是地租还需要他年年垫支。

  刚好,阿林回国探亲,自然重提林场转让的事,就说起要去林场看看再定。其实,阿林心里有些不相信阿木之前转告的情况。

  于是,两人约上一起来到林场,顺便敲定转让价格。

  “35万元,怎样?”从林场转了一圈回来,阿木试探着问。阿林边开车,淡淡一笑:“不要忘了,租期还有25年呢。”他意思是,应该不止这价。

  “这价不错了,多卖了归你。”阿木想尽快统一意见,以退为攻。

  “好吧,反正都亏了。”阿林也只有摇头叹气。

  阿木放出消息后,有个中介打来电话表示有兴趣。那晚,阿林与阿木,还有中介一起吃饭,商量具体转让事宜。

  阿木转让心切:“那就30万吧。”阿林立即扬起头:“最低也要33万元。”阿木与中介都不出声,算是默认。

  “来,我们饮酒。”阿木带头举杯,想缓和一下气氛。

  中介看下手机,举杯仰脖饮去最后一口酒,用手抹抹嘴边,说还有点事,三天后答复。走了。

  阿木想,没有中介牵线不知何日才能卖出去,就提议:“给3万元中介费吧。”阿林不出声。

  这无论如何阿木没想到。“那2.5万元总可以吧。”阿木再退一步,阿林还是不做声。

  “5000块足可以了。”冷场一会,阿林才说。

  “别人会说小气的。”这实在出乎阿木预料。”“这是一次性交易,说小气又怎样,以后都不打交道了。”阿林辩解道。

  阿木感到无奈。接着,阿木想到自己每年垫付地租,粗略计算也有3万元,便提出要在转让金中先扣除。

  “地租?”阿林不知是否忘记,还是什么,阴着脸,疑惑道:“不是一次性付租了吗?”

  “哪有的事。“阿木有点不快,“生产队那块每年要交租,农户那块一次性付租。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着呢,还有收据。”阿木感到冤枉。

  阿林“哦”了一声:“留给你的那些树将来都不止这个数。”

  当晚,阿林和阿木分手时,都觉得心里堵得慌。

  几天焦急等待中,中介终于来了电话,说老板没看中,不要!阿木瞬间心凉半截:“那多少钱要?”

  “老板说,不适用,再少钱也不要!”中介无奈地说。

  阿木将情况跟阿林说了。“那就算了。”听得出阿林也很失望。

  此后,转让的事一直搁着。阿林在国外每年也支付一半地租。

  两年后,阿木接到中介电话,说有老板出10万元。阿木立即征求阿林意见,没想到阿林竟一口答应:“给他吧。拖下去,连地租也赚不回。”

  阿木很心痛:“这个价,我们蚀大本了!”

  “你可以还价呀。”阿林在电话里威胁,“总之,这次转让不成,我就不交租了。”

  阿木尽管很不愿意,但既然阿林同意,又不想再受地租困扰,只得无奈默许。

  再后来,阿木才得知这一次中介是阿林的人,而幕后的买主竟然就是阿林!他要回来搞农业生态旅游。转让已毕,生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