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暗示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4月07日        版次:A11    栏目:廉政二则    作者:羊毛

    

  □羊毛

  

  副县长老罗分管好几个实权部门,按道理大权在握,要想张口安排私事,应该算是“小菜一碟”。但老罗很“注重”个人形象,在职权范围内,他从不张口安排私事。

  虽然不公开张口安排私事,但老罗并没有耽误办私事,因为他擅长暗示。

  城管局属于老罗分管,局长老贾向他汇报,市管科长位置空缺,该补一个了。他指示道:“哦,这个位置重要,人选最好能有街道办工作经验。”

  老贾回去梳理后,再次向老罗汇报。“你排出的人选不合适。”老罗冷着脸,又将上次对老贾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回去后,老贾终于梳理出老罗满意的人选小王。直到老罗后来出事,老贾才听说,原来小王和老罗的老婆是远房亲戚。

  在办公室之外,老罗更是只消一顿饭工夫,就能将需办理的私事圆满解决。

  小姨子有件事托老罗关照,她的同学小张做电梯生意。有个饭局,是几位房地产开发商请老罗吃饭,老罗参加时就把小张带上。“哦,这位张总,是我的亲戚。”小张此后就跟上了那几位有实力的开发商,电梯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这一来二去,大家背后都喜欢叫他“暗县长”。

  一次,老罗老家来了一位小时候的玩伴老蔡。当晚,有个私营企业老板请老罗吃饭,他赴宴就顺便把老蔡带上了。没想到几天后,老蔡从老家给老罗打来电话,说他可能碰到了骗子。老蔡说,一位自称某企业老板秘书的人跟他联系,说是想请他为企业写点字,并为他打来了几千元润笔费。老蔡笑,老罗你知道,我只是个种菜的农民,哪会写什么字哟!要说我写字漂亮,那还是从前上学时的老黄历呢。

  老罗听了老蔡的叙述,想了好大一会,放声大笑。他想起那次带着老蔡赴宴的情景,席间似乎曾跟那位老板闲话,老蔡是他小学同学,别看他是农民,字写得可不错。

  但忽然有一天,老罗接到通知,他被留置接受调查。老罗不甘心,问调查组的同志:“凭什么调查我啊?怎么一点没有征兆?”负责谈话的同志看老罗一眼,对他严肃道:“你不是有个什么绰号?”

  “嘿,也不知谁叫开头,听说大家背后叫我‘暗县长’。”“你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自以为手段高明,其实早被别人看穿了。叫你‘暗县长’,那正是群众在对你暗示呢,你还听不懂?!”老罗深深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