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微信里的怀念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A14    栏目:    作者:吴敏中[日本]

    

  □吴敏中[日本]

  

  我们的中学有好几个微信群,内容大致差不多,吹水。平时只能分出小部分时间浏览,而且常常是在一天的最后,为了轻松一下。然而昨夜轻松的气氛荡然无存,看到无数拜别的图文,谁是逝者?

  带着强烈的不祥感爬了很久的楼梯,又在几个群之间穿梭拾遗,才知道逝者是曾经的同班同学,也算是比较熟悉的L。

  最记得L君圆圆的脸,开朗的,总泛着阳光。声音清亮,远闻如近听,不唱歌就是一种浪费。爱笑的她常为一点儿小事乐得俯仰哈哈,虽然看起来有些夸张,但与她浓眉大眼带点男子气的特质是非常相配的。

  我和她都是寄宿生,几年同窗,早晚相见,但现在时隔三十多年,能捞起来的记忆却如被洗烂了的信,看得到只言片语,却看不清依稀朦胧的一大片。

  或许所谓的老交情就是这样,没有特别的闪亮,如火的热烈,却因往日沉淀的丰厚,可以经年不移。在我们因微信重新联系上之后的一个秋天,我回老家找同学聚会,L君收到消息后很快就到场了。席间人多,和她没能聊上几句,但见上面就收获一份安慰。

  ……噩耗来得太突然了,我难以置信地点开与L君的微信对话框,历史被定格在一年半前。

  多么想再听听她的声音,微信里却只有我的留言。这么遥远吗?我明明觉得她好像近来常和我打招呼……哦,想起来了,她爱看我的朋友圈,时常点赞。我于是很使劲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翻寻L君的身影,发现就在这阵子,她常为我的小花园点赞。

  知道她爱花,在她朋友圈发布的为数不多的照片里,盛开的兰花赫然入目。爱花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偏偏上天掐灭了这个才四十多岁的生命,不让她继续留在热爱的丈夫和女儿身边。

  据说3月份时她的病就已经恶化。相信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我微信里那些抢救濒死锦鲤、收获青菜的照片,能引起她对生活的爱恋。

  梅雨的东京潇潇风雨不歇,阳台的花儿也一直在垂泪。带点颤抖的手指不经意点通了她的电话,“嗡嗡嗡,嗡嗡嗡”,在模糊的空中回响,消失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