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见,还是不见?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A14    栏目:    作者:邢小利

    

  □邢小利

  

  有时候,会对某种感情琢磨不透。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情。

  六十初度,渐入老境,常常有过去的老友邀约,心里也常常纠结,去还是不去。去有去的道理,多年不见,有的人,总还有些挂念,有的事,总还未能忘怀。不去有不去的理由,也曾见过,见不如不见,未见之前,还有想象,见了之后,除了失望就是绝望。

  绝望,是因为格格不入。是的,是格格不入。并没有利害冲突,但就是格格不入。人还是那个人或那些人,当然,容貌变了,但还能认得出,是过去的曾经的那个人或那些人。但就是格格不入。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不入。总之,就是满身满心的不适,无所适从,如芒刺在背,仿佛连空气都格格不入。

  他们还是他们,或者,她还是那个她,但你却不是你了,你既不是从前的你,也不是现在的你。你被一种无形的空气包裹了起来,先是失语,后是手足失灵。

  只有分手之后,你才觉得你重新回到了你,或者,你的灵魂重新归来。

  再次邀约,也许去了,也许没去。总之,会常常想,为什么想去,又为什么不想见?不想去的理由已经明白,由于格格不入。想见呢?

  早晨,雨天,林中散步,往事如烟,思绪如雨,忽然明白,那是,因为,遥远的亲切感。

  是的,是因为还有一种亲切感。但是这种亲切感,来自遥远的某个时刻。

  你怀恋的,是遥远的一个时段。那个人,那些事。

  “而那过去了的,将成为亲切的怀恋。”一百多年前,普希金就说过。

  我深刻怀念的,都是少年或青年时期遇到的人。少年,青年,都是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啊。天真,纯粹。还有一种彻底,或者是固执。

  她,就是她吧。天真,烂漫,纯粹,自由,但是含混,朦胧……说不清的美丽,说不清的可爱。

  就是这些吧,就是这样吧,打动了你。让你深刻铭记。久久难忘。

  许多年来,岁月不断地走向黑暗深处,但是,那个清纯的少年,那个明丽的青年,总是在暗夜里在你的梦中熠熠闪光,让你猝然惊醒,有时,也会在某一个时刻,照亮你黑暗的前程。

  余生也长。黑暗中,能够闪耀的,只有也只能是明丽的记忆和印象。

  也许,就让这种美好而明丽的记忆和印象永葆心中,才是最美好的,最明丽的。所有的美好和明丽,都属于那个特定的时刻。少年,或青年。蓝宝石一样的少年,红宝石一样的青年。

  所有超越蓝宝石和红宝石的再会,都是多余,都是败笔,都是多此一举,都是画蛇添足。

  凡是再见的,都会画上句号,带着深刻的懊丧和无以言表的绝望,以及悔恨。

  而那还想见而不曾见的,却依然会固执地走进你的梦中,在漫漫长夜中,闪烁着蓝宝石一样的灵光,和红宝石一样的神采。

  是的,是灵光和神采。

  再见的,都是皮囊。灵光和神采,只属于人生的某一个时刻,那遥远的,已逝的,岁月的某一个特定时刻,可遇而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