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赠语物业“干啥啥不行”背后的真问题是什么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09月16日        版次:A10G    栏目:今日论衡之世相评弹    作者:马涤明

    

  □马涤明

  

  因为对物业方面启动收取人防车位租赁费不满,宁波镇海区“中梁首府”几名业主给涉事的万科物业送了一面“干啥啥不行 收钱第一名”的锦旗,宁波万科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已决定退出该小区物业服务。(9月15日澎湃新闻)

  此事在网上发酵后,又有多地业主效仿,赠送写有同样内容的锦旗给所在小区物业。宁波万科在退出声明中抱怨说,“整个物业行业被‘吃瓜式’卷入……一时间只剩下满屏嘲讽,不见真问题”。

  “干啥啥不行 收钱第一名”这句赠语走红,甚至整个物业行业都被卷入,这种现象是否说明,“物业公司”在很多地方、很多业主眼里的印象高度相似?如果确实如此,“干啥啥不行”就不是哪一个公司的问题。

  收到锦旗的宁波万科表示“不愿伺候”了,此举或许正中某些业主的下怀:一个“干啥啥不行”的仆人,主动辞职岂不更好。可是,再来一个,就能比原来的好,就能干啥啥行?实际上,不但是谁都不敢打包票,恐怕市面上也难寻到“现成的”。

  物业与业主的对立是一种普遍现象,对立的原因无非是“利益”俩字:一方想以较低成本获取较高收益,另一方希望以较低付出获得较好的服务。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谁都没错,错的是,一方或双方不按规则行事。但规则这东西,还有一个“徒法不能以自行”的问题:谁来仲裁是关键。

  宁波万科与小区业主在车位租费上的纠纷,实际上是双方陷入了各说各话,而公正裁决缺位的困境。物业认为车位定价属于市场调节,且价格已在物价部门备案,但有些业主认为价格高,由此闹出了“锦旗事件”。

  纵观当前物业与业主之间的矛盾冲突,很多都因“市场调节”而起,市场调节所以在小区里水土不服,是因为小区这个“市场”里只有一个服务商,导致了物业事实上的垄断地位;而这个问题每被忽视,才导致了物业与业主“天然对立”问题的无解。理论上说,成立业主委员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物业的一商独大,但现实情况的复杂,比如业主的松散、意见难统一以及业委会成员素质参差不齐等等,都会影响到业主自治机构的正常有效运作。

  万科没有解释“真问题”指什么。而在我看来,“真问题”实际上是物业与业主之间因为缺少有效仲裁机制,导致规则不彰。事实上,业主自治目前只能定义为初级阶段,而不宜寄希望于这种机制能够有效制衡处于垄断地位的物业公司。换句话说,居民住宅小区里的物业服务活动不宜完全套用市场经济规则行事,物业服务中涉及价格、质量等问题,相关行政部门有必要指导或干预。否则,放任“市场调节”无异于默认了物业公司的“市场调节权”,这并不符合市场法则。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社会公共管理上小区被边缘化:围出一个院子后,很多本应属于公共管理范畴的事务,都成了物业管辖或“小区自治”的事了,结果往往是,有利可图的事,物业会积极、强势介入,比如收停车费、出租广告位等;而无利可图又棘手的事,比如园区乱停车堵道、遛狗不拴绳等,往往以“没有执法权”推脱。而有执法权的公共部门又总是以“小区里的事找物业”的说法打发居民投诉或求助。结果是,小区里的很多问题都因物业与业主双方在缺少有效仲裁情况下博弈,导致矛盾越来越多。

  回到宁波“中梁首府”这起锦旗事件,物业以“市场调节”定价车位费,业主不满,先堵入口,再送锦旗、发动网络舆论给物业施压,物业再以“不伺候”做回敬……如此无序博弈,结果将是两败俱伤。而背后的“真问题”,恐怕是“市场”和“自治”的伪命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