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馆藏文物失窃,这些疑点应彻查到底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09月16日        版次:A10G    栏目:热点快评    作者:孙梓青

    

  □孙梓青

  

  近日,“四川省图书馆馆藏文献现身广东拍卖行”的消息引发了社会的关注。9月13日,四川省图书馆发布说明称,这批名人信札(《鱼雁集》)系该馆旧藏,但已于2004年12月13日被盗。9月14日,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许习文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采访,首次回应事件的相关问题。(9月15日羊城晚报)

  虽然四川省图书馆已发布官方说明,但薄薄两页纸的说明显然无法消弭公众的疑惑。首先,既然四川省图书馆在2004年就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为何在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上查不到这批藏札的相关登记信息?据悉,该平台在2017年就已经建立,旨在为打击防范文物犯罪和规范文物市场管理等工作提供信息支撑。从2017年到2020年的三年间,四川省图书馆显然有充足的时间备案文物失窃的信息。

  此外,这批信札早在2005年6月30日就曾在上海被低调拍卖。按四川省图书馆的说法,2004年底四川省图书馆就已经报案。那么从2004年底的报案到2005年中的拍卖,这半年间警方有何作为?警方是否掌握了这批藏品的流向和被拍卖的情况?这次上海拍卖何以将四川省图书馆的失窃文物上拍?这其中是否有“洗白”赃物之嫌疑?又是否是通过拍卖的手段导致国有资产的流失?

  据羊城晚报记者的调查,失窃的《鱼雁集》“凡六大册,旧裱经折装,楠木天地板”。这说明失窃的信札并非薄薄几张纸,而是具有相当大体积的大件。如此大件是如何被盗出四川省图书馆的?四川省图书馆的文物保管究竟存在多大的漏洞?更为蹊跷的是,四川省图书馆的研究人员还在2017年发表了相关论文,其中提到“四川省图书馆藏有……致林思进信函九通”并附有信函的图片。这些信函和失窃的《鱼雁集》同为林思进与友人的书信集,它们之间有何关联?当时四川省图书馆是否已经充分知悉信札的失窃?

  国家文物遭到失窃和拍卖,着实令人既痛心又愤怒。可以试想,如果不是这次广东崇正的春拍引起了相关人士和媒体的关注,这批名家编撰、内容丰富、传承有序的珍贵文献不知又要流落何方。实际上,馆藏文物进入拍卖市场并非个案,广州美院图书馆就曾发生过藏品被盗拍卖事件,暴露了馆藏单位文物保管的乱象。

  图书馆、博物馆等国家公立机构,本有责任和义务保管和传承好所藏文物,让先贤遗物永续传承、世代遗芳。馆藏文物流散入民间,这无疑是相关单位严重的失职和渎职,甚至还可能存在管理人员自身的职务犯罪问题。如今这批信札已经撤拍并由公安机关暂扣,但是围绕这个案件的调查才刚刚开始。馆藏文物失窃,疑点重重。彻查到底,方能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