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威尔逊的危险看法

来源:羊城晚报     2020年10月18日        版次:A07    栏目:横眉冷对    作者:杨小彦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

  

  加谬说,自杀是哲学。威尔逊一听就笑了,回应说,自杀是视丘下部和大脑边缘系统失去平衡的结果。加谬的意思是,自杀作为如此决绝的一种人生选择,本身就具有严肃的人文色彩。

  威尔逊摇头,在他看来,类群进化落实到个体,而自身作为物种的一个延伸,与自然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匹配关系,个别系统发育不完全,所以才会出现失控,但这不是普遍的现象。至于“人文”,安慰而已。

  加谬甚至极端地说,只有自杀才是问题。威尔逊否定了这一结论,因为统计没有给出相同的结果。人作为物种之一,自杀只占全体的百分之零点零零零几而已。

  他们根本就无法对话。

  威尔逊是研究蚁类和蜂类的专家,长期的观察与分类使他确信,作为高度社会化的昆虫类别,进化已经在它们身上打下了利它主义的道德基础,并体现为一种天然的分工,为生存创造了最大的空间。

  威尔逊甚至热爱白蚁,因为他为其中大公无私的社会化举措感动不已。

  我怀疑,在威尔逊眼中,人类社会就是蚁蜂社会的升级版。只是,进化所给予人的高度智慧的一个不容忽视的结果是,个别系统失控所导致的局部失序的现象,正在日益构成一个比哲学还要严重的公共问题。

  几乎所有的人文学者都激烈地反对威尔逊的危险看法,但似乎又无法彻底驳倒他的观察与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