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忍删好友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A11    栏目:    作者:刘诚龙

    

  

  □刘诚龙

  

  要去请教伦理学家,网上是何伦理?说好的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没声没气的,便把人给删了呢。说是好朋友,自然是腾讯定义的,我可没说。不过呢,假如是腾讯作的约定,兄弟接受这个约定,也便是默认朋友是好朋友了嘛。不打招呼,说删就删,好比是到得我家,话都不说一声,甩门而去,是何道理?起码得写一封绝交信嘛。

  平时多无事,过节问声好。有些对不住喔,兄弟我是群发祝福的,不是一对一登门道万福,却也学李白作诗: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一一点名,人情味蛮浓。我也是,岑夫子,丹丘生,我祝福,您领情,不曾拿着酒杯,眼都不瞄你,喊:兄弟们,将进酒,都莫停。我喊您芳名,您应都不应一声,好没道理。

  群发祝福两千,让人甚是纳闷,回话的不足一千五,还有五百人甚情景?不看不晓得,一看吓一跳,原来是人家早不把你当好友了。不当好友没事,要照会一声嘛,把兄弟我当宾馆啊。入住宾馆,办了手续,退住宾馆,也要办个手续吧。我喜滋滋来问候兄弟姐妹,您不是叫我吃闭门羹,是咣当一声,把人一脚踢到爪哇国。

  这在单位里,定然是人情事故,而在朋友圈,却只是人情世故。理你,我就来了,一来就是好友;不理你,我就走了,一走永成陌路。单位里,你晓得他姓甚名谁,朋友圈,你不晓得他是袋鼠还是麻袋,这也叫好友?微信就是这么好玩。

  微信不太好玩。我先是好奇,问候了阁下,阁下鼻子都不哼一下,不说是不是做好友的,做人也不是这么做法的嘛。便去查朋友圈,哦豁,哦豁豁,人家早不把你当好友了,把你删除了。不知阁下是何情形,我的朋友圈里,随机取样,惊人发现,删我好友的,足有百分之十!众叛亲离啊!

  何所闻而来?先前加好友,人家会回答一句:闻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下定决心要与嵇康绝交了,出于礼貌,钟会也有回一句:见所见而去。微信改写了人间伦理,何所闻而来,他真要加好友,会吱一声;何所见而去?问您呢,我在问您呢。没声音。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我占用了阁下空间,阁下不也占了我资源?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删吧,那就删吧,忍看朋辈成陌路,怒按指甲删好友。删删删,删得有点心惊肉跳。有些是加了好友后,从没有过联系,且是网名无真名的,删无赦;有些呢,曾经有过聊天,彼此不算知根知底,倒也知些叶知些花,见其把我给删了,迟疑一晌,犹豫着加还是不加,最后是杀伐果断,痛下杀手。

  常常收到清理软件:我在清理中,打扰,勿回。初看这类信息,有些恼:您在怀疑兄弟我?后来习以为常,不以为怪,人家对事不对人,准确说是对所有人,不单是针对我。理解理解,理解后是释然,也没回其话,不曾信誓旦旦表白:放心,我永远是你好友。只是内心里认定,我绝不主动去删你好友。

  有些好友,叫人无从决断。好些年不曾联系过。这也挺正常是不,相见常无事,不见亦思君。这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真不敢去问有恙还是无恙。看了他朋友圈,竟然是两三年没见他发过东西,什么东西都没有,更竟有好几个,已经五六年,未见更新。哥哥,妹妹,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微信废弃了,还是人生废弃了?人生无常,谁知道啊,也许是换号了,也许?想想可怕,惟愿江山无恙,人生安好。

  触目惊心的,不是五年生死不明,人生不更新,而是朋友圈忽然是一条线。人家医院,见得脑电图是一条线了,亲朋戚友顿时慌作一团,哭声大作,准备送殡。朋友圈里见得是一条线了,兄弟我是一脸铁青,指甲如铲,铲之而不疑,拱手送行。脑电图呈一条线,那是脑死亡;朋友圈是一条线,那是情死亡。

  没死呢,蛮多是假死。有人告我,朋友圈是一条线,不等于他拉黑你。拉黑比删除更惨痛。一条线不一定是拉黑呢,也许是屏蔽。屏蔽,还是可以正常聊天的。他屏蔽我,我跟他还有甚可聊的?屏蔽,是因为彼此观点不同否?屏蔽是彼此不再信任也。

  删。

  你来,我来迎;你走,我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