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邻里之间

来源:羊城晚报     2021年04月07日        版次:A11    栏目:    作者:董斌

    

  □董斌

  

  答应给丫头买一款限量版运动鞋,丫头高兴,先冲出门,回头还给了我一个飞吻,脸都笑走形了。

  我紧随着她到了四楼,却见她捂着鼻子,指着缓步台对我说:“那么大一摊屎。”我一看,也一下懵了,随即从裤兜里拿出了塑料袋,把那“一大摊”迅速从地上包裹起来。看看还有些痕迹,又掏出手纸清理干净。

  养狗的人都知道,为了给小狗打扫“卫生”,不污染环境,塑料袋和手纸是养狗人士的必备用品。

  正当我们父女俩离开之际,田姐打开了屋门。她的目光散射似地绕过我的身体,又重新聚焦在缓步台上,然后笑了笑,回头大着嗓门冲屋里说:“我就觉得咱小王是讲公德的人,这不就来收拾了嘛!”我听到屋子里有人“嗯”了一下,“就你多嘴……”

  田姐转过头提醒我,是你家狗拉的吧,现在可得注意,都说小狗也能传染疫情呢。

  我连忙答道“是是是”。又说,刚刚忘了带塑料袋。并向田姐表示歉意。

  田姐把双手抱在胸前,声音从高处传来:“没事没事,大姐我心直口快,但也是为你好。听说这细菌啊病毒啥的传染可厉害了,就算你擦干净了,它们也可能借着空气到处飞。”说完,撇开抱在胸前的双手,放在鼻子前,交叉着挥了几下,赶苍蝇、轰蚊子一般。

  我一下明白了田姐的意思,告诉丫头回家取消毒水。田姐一直盯着我给地面做好消毒,才转身向自家门前走去。

  只是小婉的出现,让田姐迈回家的那只脚收了回来。她家门本来已经打开了一条缝,她却停下来侧着身听我俩说话,做出一副在裤袋里找钥匙的样子。

  小婉告诉我,“那一大摊”是有只小公狗尾随她家的小母狗上楼时干的。“谢谢大哥替我收拾了,回头给你家小狗送两桶狗罐头。”她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原来你是雷锋啊,不好意思,大姐错怪你了。”田姐突然插话说。我只冲她笑了笑,没搭茬。小婉接着说:“哥,是不是以为我家小狗干的,特意帮我收拾的吧?真谢谢了。”

  话没说完,就听田姐家的门“哐”的一声关上了。关上之前,田姐她老公的声音飘了出来:“狗拉屎,你扯上人俩关系干吗?一张嘴,到处得罪人……”我和小婉对视着笑了下。丫头却使劲地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

  走出楼栋。丫头突然问我,为什么主动清扫狗屎?我解释说,这栋楼就咱和小婉阿姨家养狗,而且小婉阿姨家刚养狗,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大伙看到“一大摊”,首先就得认为是咱们家狗干的。所以,爸就想,赶紧处理完,省得惹出别的是非。一哈腰的工夫,也不费事。

  “那你为什么不向田阿姨解释呢,不是太委屈了吗?”

  “知道有句话叫越抹越黑,欲盖弥彰吗?人家要是不信,或许还得逢人便说:他家人、狗都没素质,还栽赃别人呢。”

  “我还听别人传,田阿姨到处讲你和小婉阿姨关系密切,你怎么不怼她?”丫头又说。

  我从来没想到丫头会问我这个问题,一下子被问住了。张了张嘴,急切地想对丫头洗白,却只能换成一句:“你还小,长大就知道了。你要相信老爸和小婉阿姨绝不是那种关系!”

  丫头听完,点了下头,又摇晃着头说道:“你们大人啊,思、想、太、复、杂!”

  看着孩子跑出去的身影,我的心思还没有拔出来。这世上有些事情还真是奇怪——做好事,得偷偷地干;理直气壮的话,却又说不出口。但这道理现在告诉孩子,他们是听不明白的,只能期待他们长大后再理解了。

  转了个弯,看到丫头急匆匆地跑向我,告诉我有人晕倒了。我快步随着她来到老人倒下的地方,摸索着从他口袋里掏出速效救心丸,给他服下,又帮他平躺好。看见他略有好转,我想让丫头赶紧去告诉她田阿姨——叫救护车送田家爷爷去医院。

  猛地回头,却看见丫头正举着手机向我靠近,一边说着:“我录下来了,我录下来了……”